欢迎光临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2020年-10月-01日 15:53:59 星期四

收藏本页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   > 行政
行政
叶军与井研县公安局公安行政管理:治安管理(治安)一审行政判决书
时间:2020-04-08 09:13:22
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9)川1102行初226号
原告:叶军,男,1972年2月8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井研县。
被告:井研县公安局。住所地:四川省井研县研城镇幸福大道3号。
法定代表人:干航,该局局长。
出庭负责人:蒋科学,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何云,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程波,该局工作人员。
第三人:张淑芳,女,1957年7月3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井研县。
委托代理人:叶建军(系张淑芳丈夫),男,1956年2月13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井研县。
原告叶军不服被告井研县公安局治安行政处罚一案,于2019年10月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依照法〔2013〕3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开展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试点工作的通知》和川高法〔2014〕198号《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开展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试点工作的请示>的批复》于同日受理后,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张淑芳与被诉行政行为存在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作为第三人参加本案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12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叶军,被告井研县公安局负责人蒋科学副局长及该局的委托代理人何云、程波,第三人张淑芳的委托代理人叶建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9年7月18日,被告对原告作出的井公(王)行罚决字〔2019〕39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简称《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2019年6月15日,原告的儿子叶雷与他人在井研县集体所有的“苦笋塘”电鱼时,被村民张淑芳(61周岁)发现,张淑芳等人前往制止时与叶雷发生争执。此时,原告来到“苦笋塘”边持扁担对张淑芳进行殴打。叶军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简称《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二项的规定,决定对叶军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500元。
原告叶军诉称:2019年6月15日,因原告儿子叶雷与他人在集体所有的“苦笋塘”电鱼时,被村民张淑芳发现,张淑芳等人前往制止时与叶雷发生争执,原告闻讯后手拿扁担到“苦笋塘”边,但并未用扁担殴打张淑芳,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伤害。同年7月18日,原告收到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同日晚上被民警送往井研县拘留所执行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500元。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遂诉至法院,请求判决:1.撤销被告于2019年7月18日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2.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井研县公安局辩称:1.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原告持扁担对张淑芳进行殴打的事实,有原告的陈述和申辩、张淑芳的陈述、证人证言、病历等证据予以证实。2.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程序合法。2019年6月15日,井研县公安局王村派出所(简称王村派出所)接到县局110指挥中心指令后立即出警,并于次日受理该行政案件后调查取证。同年7月15日,经局领导批准延长办案期限30日。同年7月17日,被告在处罚前依法对原告进行了告知,原告拒绝签名或捺印。次日,被告对原告依法作出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500元的行政处罚。3.因原告伤害60岁以上的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二项的规定,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处罚得当。综上,请求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张淑芳述称,同意被告的意见。
经审理查明:2019年6月15日,原告因其儿子叶雷等人在的“苦笋塘”电鱼时被张淑芳发现,叶雷与张淑芳发生争执。原告持扁担对张淑芳进行了殴打。同日,张淑芳前往井研县磨池镇卫生院治疗,医生诊断为损伤,现病史为右手无名指外伤约1×1㎝,右手小臂内侧淤青,右脚疼痛,腰部疼痛,头疼头晕,呕心未呕吐。
2019年6月16日,被告的派出机构王村派出所根据报案就本案原告涉嫌违法予以立案调查。同年7月17日,被告传唤原告到王村派出所接受调查。同日,被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简称《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向原告作出《公安行政处罚告知笔录》,告知原告拟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以及根据该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原告享有的陈述和申辩权利。原告拒绝在该告知笔录上签字。同日,被告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并将该决定书内容向原告宣布送达,原告拒绝签字,被告于7月18日1时将该决定书内容告知原告父亲叶云华,并送达张淑芳。
原告在庭审中陈述,原告认为因为被告已决定对其进行行政处罚,所以原告在被告对其作询问时,没有陈述事发当时的经过,也拒绝在询问笔录、《公安行政处罚告知笔录》、《行政处罚决定书》上签字。
另查明:1.2019年7月15日,被告批准王村派出所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九条规定,报请延长办案期限30日的报告。
2.第三人张淑芳在公安机关陈述:2019年6月15日21时许,张淑芳在家地坝上看到有人在集体的“苦笋塘”烧鱼,张淑芳随其丈夫骑车去刘美庄家里,后随王某、叶某、卢泽民、帅有珍一起到了鱼塘边。当时有两个人继续在烧鱼,张淑芳就将鱼塘边上装鱼桶里的鱼倒进了鱼塘。烧鱼的一个人开始骂张淑芳,并从鱼塘起来,张淑芳看清一个人是同村组的叶雷(原告的儿子)。张淑芳用手去抓叶雷的电瓶,这时原告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打了张淑芳一扁担,还把张淑芳的手电筒抢来摔坏了,张淑芳的丈夫就报警了。叶雷和另一个烧鱼的人走了,叶军在现场对张淑芳进行辱骂,直到村书记刘建云来后才离开。
3.叶某证言证实:2019年6月15日晚上9点过的时候,叶某在王某家耍,听到说有人在集体“苦笋塘”里烧鱼,当时叶某和王某、卢泽民、帅有珍和张淑芳一起到了鱼塘边上,看到有两个男子在塘里烧鱼,当时大家就喊烧鱼的人不要烧鱼了,但是两个男子不理会,继续烧鱼。这时,张淑芳看到塘边有一个装鱼的桶,张淑芳把鱼倒进鱼塘,其中一个烧鱼的人开始骂张淑芳。烧鱼的两人从鱼塘起来后,叶某看到其中一个人是叶雷,张淑芳就去抓叶雷的电瓶,这时叶军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就打了张淑芳一扁担,还把张淑芳的手电筒抢来摔坏了。现场只有叶军用扁担打了张淑芳两下,打了之后还用手将张淑芳推倒在地。张淑芳的腰上被打了,右手小臂也被打了。之后,张淑芳的爱人就报了警。当时叶雷和另外一个人走了,叶军在现场对叶某进行辱骂,直到村书记刘建云来后叶军才离开。
4.王某证言证实:2019年6月15日王某在家休息,大概是晚上9点过的时候,张淑芳和她的爱人叶建军骑着摩托车来说有人在“苦笋塘”里烧鱼,当时王某、叶某、卢泽民、帅有珍和张淑芳一起到了鱼塘边上,看到有两个男子在塘里烧鱼,张淑芳叫塘里烧鱼的两个人起来,烧鱼的人没有理会,继续烧鱼。这时,张淑芳看到塘边有一个装鱼的桶,张淑芳把鱼倒进鱼塘,这时烧鱼的一个人开始骂张淑芳,两人从鱼塘起来后,王某看到其中一个人是叶雷,张淑芳就去抓叶雷用来烧鱼的电瓶,这时叶雷的老汉叶军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打了张淑芳一扁担,还把张淑芳的手电筒抢来摔坏了。现场只有叶军用扁担打了张淑芳两下,打了之后还用手将张淑芳推倒在地。张淑芳的腰上被打了,右手小臂也被打了。之后,张淑芳的爱人就报了警。在场的人都看到叶军打张淑芳。
5.叶军在公安机关的陈述:叶军认识张淑芳,但没有打张淑芳,只是拿了扁担出来吓张淑芳;叶军拒绝陈述事发经过。
上述事实,有被告在举证期限内提交的《受案登记表》《询问笔录》(张淑芳)、《询问笔录》(叶某)、《询问笔录》(王某)、《询问笔录》(叶军两次)、行政案件权利义务告知书(3份)、照片3张、井研县磨池镇卫生院系统平台截图、《呈请传唤报告书》《传唤证》《呈请延长办案期限报告书》《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表》(2份)、《行政处罚告知笔录》《呈请公安行政处罚报告书》《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拘留执行回执》《送达回执》及各方当事人的法庭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询问笔录》(张淑芳)、《询问笔录》(叶某)、《询问笔录》(王某),认为属于虚假陈述,均不予认可。本院认为,上述证据材料均系被告合法收集,且其书证均系相关行政机关依法出具,具有证明效力。证据与证据间能形成证据链证实案件的基本事实、具有关联性。原告虽否认上述证据,但却没有相反的证据予以佐证。故本院对上述证据材料均予以采信,对原告的质证意见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条关于“国务院公安部门负责全国的治安管理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治安管理工作”的规定,被告具有对于井研县行政区域内治安工作进行管理的职权。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二项关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罚款:……(二)殴打、伤害残疾人、孕妇、不满十四周岁的人或者六十周岁以上的人的”之规定,原告殴打年满六十一周岁的张淑芳,造成其右手无名指外伤约1×1㎝,右手小臂内侧淤青,依法应当予以行政处罚。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的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
对于被告采信相关证据认定事实是否正确问题。本院认为,证人叶某、王某的证言以及原告和张淑芳在公安机关的陈述均能相互印证,事发当日,叶某、王某均在事发现场,故对于原告提出被告不应采纳证人叶某、王某的证言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的主张不予支持。
对于原告提出其没有殴打张淑芳的主张。本院认为,被告依法调查取证获得的证人叶某、王某等的证言均证实原告用扁担殴打张淑芳,张淑芳的受伤部位为腰部和右小臂;被侵害人张淑芳也陈述遭受了原告的殴打;原告亦陈述其拿过扁担吓张淑芳。因此,结合事发当日张淑芳去井研县磨池镇卫生院治疗诊断其右手无名指外伤约1×1㎝、右手小臂内侧淤青、腰部疼痛的现病史来看,足以认定原告对张淑芳实施了殴打致伤的行为。故,对于原告的该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原告提出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超过法定期限的主张。本院认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九条关于“公安机关办理治安案件的期限,自受理之日起不得超过三十日;案情重大、复杂的,经上一级公安机关批准,可以延长三十日。为了查明案情进行鉴定的期间,不计入办理治安案件的期限”和参照《公安机关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二款关于“公安派出所承办的案情重大、复杂的案件,需要延长办案期限的,应当报所属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的规定,被告负责人可以批准派出机构王村派出所延长办案期限30日。原告提出被告办理治安行政处罚案超过法定办案期限,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规定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事实和理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关于“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叶军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叶军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曹银萍
审 判 员  陈 黎
人民陪审员  陈一华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贺敬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