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2020年-06月-03日 21:17:11 星期三

收藏本页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   > 刑事
刑事
毛东、许勇刚、曾小洪寻衅滋事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时间:2020-04-08 09:03:43
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20)川1102刑初81号
公诉机关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毛东,男,1993年1月22日出生于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2019年10月19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2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乐山市看守所。
辩护人李佳青,四川众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许勇刚,男,1984年6月6日出生于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2008年9月1日因犯盗窃罪被乐山市五通桥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2016年5月10日因犯非法拘禁罪、抢劫罪、容留他人吸毒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千元。2019年11月1日因吸食毒品被乐山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决定行政拘留十四日。2019年11月15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2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乐山市看守所。
被告人曾小洪,男,1982年7月29日出生于四川省沐川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四川省沐川县。2011年5月10日因犯盗窃罪被四川省犍为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2019年11月1日因吸食毒品被乐山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决定行政拘留十四日。2019年11月15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2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乐山市看守所。
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检察院以乐市中检公诉刑诉(2020)6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毛东、许勇刚、曾小洪犯寻衅滋事罪、被告人许勇刚犯容留他人吸毒罪于2020年2月2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经得被告人同意后适用简易程序,实行独任审判,通过远程视频方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段旭红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毛东及其辩护人李佳青、被告人许勇刚、曾小洪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2019年9月底,被害人范某1、张某与被告人毛东商谈,想介绍毛东给胡某2公司的工地送柴油,两人从中获取中介费。2019年10月8日范某1邀约毛东前往胡某2所在的工地商谈送油的事宜,当日中午毛东乘坐杨某(另案处理)的车前往赴约,但最终未能做成该笔生意,毛东认为是范某1从中作梗,遂心生怨恨。当日17时许被告人毛东以吃饭为由哄骗范某1前往乐山市市中区宝马街豪客足浴外见面,见面后,毛东持铁棍殴打范某1手臂,示意杨某驾车将范某1带到乐山市市中区佛光路“马儿山”停车场。毛东驾驶范某1的大众轿车跟随其后,在此期间毛东电话联系被告人许勇刚并叫其喊人到马儿山停车场收拾范某1。许勇刚随即联系了被告人曾小洪及潘逸飞(在逃)前往。毛东,杨某,许勇刚,曾小洪,向某(另案处理),潘逸飞与其邀约的“强娃儿”(在逃)相继会回后,一行人将范某1带至该停车场内沙堆附近,期间多人对范某1进行殴打,随后毛东又让范某1以吃饭为由,将张某哄骗到“马儿山”停车场后,被告人毛东,许勇刚、曾小洪等人对张某进行殴打,并在毛东的示意下,曾小洪用手铐将张某拷在一铁棚处,其余人员在毛东的安排下前往佛光路“川香烧鹅”吃饭,吃饭期间毛东从张某妻子与范某1电话通话中了解到张某已报警,便叫曾小洪,潘逸飞,强娃儿前往查看,在此过程中张某趁机逃离。经鉴定:范某1、张某的伤情被评定为轻微伤。2019年10月18日被告人毛东被抓获归案。
2019年10月31日凌晨,被告人许勇刚在其所居住的乐山市市中区房屋内,两次容留吸毒人员胡某1、郭某(二人均已行政处罚)吸食毒品。2019年10月31日上午9时许,被告人许勇刚在其所居住的乐山市市中区房屋容留吸毒人员陈某(已行政处罚)吸毒毒品时被公安民警当场抓获。同日被告人曾小洪被抓获归案。
另查明,2019年12月3日被害人范某1向被告人毛东出具书面谅解书。
诉讼中,三被告人对起诉书所指控的犯罪事实、罪名以及量刑建议均无异议,且自愿认罪认罚。被告人毛东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毛东具有坦白、自愿认罪认罚、取得被害人谅解、初犯、偶犯等情节,请求法院对被告人毛东从轻处罚。
上述事实,三被告人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经庭审举证、质证及认证的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拘留证、逮捕证;到案经过;被害人范某1、张某的陈述;证人杨某、向某、胡某1、郭某、陈某、胡某2、李某、范某2、孙某的证言;辨认笔录;现场勘验、现场图及现场照片;扣押决定书及扣押清单;通话记录;伤情鉴定意见书;行政处罚决定书;情况说明;被告人许勇刚、曾小洪的前科刑事判决书;被告人毛东、许勇刚、曾小洪的供述与辩解;视听资料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毛东、许勇刚、曾小洪持械随意殴打他人致两人轻微伤,情节恶劣,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寻衅滋事罪;被告人许勇刚多次容留多人吸食毒品,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许勇刚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扣押在案的手机和吸毒工具应当予以没收,由扣押机关予以处置。被告人许勇刚在刑罚执行完毕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系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毛东、许勇刚、曾小洪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坦白,依法可从轻处罚。被告人毛东、许勇刚、曾小洪自愿认罪认罚,依法可从宽处理。被告人毛东获得部分被害人的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根据三被告人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适当,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毛东的辩护人所提出的上述相同意见与查明事实相符的,应予以采纳;其余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的,不予采纳。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三百五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许勇刚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11月15日起至2021年5月14日止。)(罚金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二、被告人毛东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折抵一日,自2019年10月19日起至2020年8月17日止。)
三、被告人曾小洪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11月15日起至2020年9月14日止。)
四、扣押在案的手机和吸毒工具由扣押机关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员  胡芮芯
二〇二〇年三月五日
书记员  唐 玮
附:本案适用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九十三条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第三百五十四条容留他人吸食、注射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四十五条有期徒刑的期限,除本法第五十条、第六十九条规定外,为六个月以上十五年以下。
第四十七条有期徒刑的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一条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六十五条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除外。
前款规定的期限,对于被假释的犯罪分子,从假释期满之日起计算。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拘役的,执行有期徒刑。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执行完毕后,管制仍须执行。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十五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