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2018年-08月-15日 17:38:04 星期三

收藏本页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   > 行政
行政
罗伟琴与夹江县土门乡人民政府、夹江县国土资源局乡政府一审行政判决书
时间:2018-07-09 11:18:13
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川1102行初197号
原告:罗伟琴,女,1975年10月13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夹江县。
委托代理人:李久凯,北京京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夹江县土门乡人民政府。住所地:四川省夹江县土门乡。
法定代表人:陈林刚,该乡乡长。
委托代理人:徐永强,四川坤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夹江县国土资源局。住所地:四川省夹江县漹城镇迎春东路263号。
法定代表人:唐小东,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陈平,四川索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罗伟琴不服被告夹江县土门乡人民政府(简称土门乡政府)行政强制一案,于2017年7月1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依照法〔2013〕3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开展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试点工作的通知》和川高法〔2014〕198号《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开展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试点工作的请示>的批复》的规定,于同日受理后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原告罗伟琴被刑事拘留,本案于2017年9月20日中止诉讼,2018年3月14日,本案恢复审理,并根据原告罗伟琴的申请,依法追加夹江县国土资源局(简称夹江国土局)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2018年4月17日,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罗伟琴及其委托代理人李久凯,被告土门乡政府的负责人汪水平副乡长及该乡委托代理人徐永强,被告夹江国土局的负责人周志华副局长及该局的委托代理人陈平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罗伟琴诉称:原告系夹江县土门乡××××一社村村民,在该村拥有合法的宅基地使用权及合法的房屋。原告房屋位于米兰诺陶瓷有限公司扩建工程范围内,由于相关部门未依法公布征地公告、征地补偿方案等内容,原告一直未与拆迁单位签订拆迁协议。2017年4月7日,二被告在没有任何手续,亦未对原告进行补偿的情况下,未经原告同意将原告的合法房屋拆除。原告认为,对于城市规划区内的房屋拆迁必须依照程序进行,被告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简称《行政强制法》)的规定作出相应的决定书,也未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其强拆行为违法。故起诉到法院,请求判决:1.确认二被告于2017年4月7日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行为违法;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负担。
被告土门乡政府辩称:被告土门乡政府并未参与强制拆除行为,其系在接到夹江国土局的通知到现场维持秩序的行为。故请求驳回原告对土门乡政府的起诉。
被告夹江国土局辩称:1.夹江国土局有依法征地补偿拆迁安置的职权;2.被拆迁房屋涉及的征地行为合法;3.夹江国土局在强制拆除前履行了相关程序。首先,足额支付了土地补偿费、青苗费等费用。其次,对原告房屋进行了勘丈调查,对建筑物、附属物等进行了清点。第三,多次找原告协商解决,并向原告送达了告知书。最后,强制拆除前已经将补偿款存入原告账户,并告知了原告。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罗伟琴系夹江县××××一社村民,罗伟琴于2011年5月12日取得了位于夹江县××××一社的《集体土地使用证》。
2014年6月25日,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和四川省商务厅联合作出的川经信规划〔2014〕206号《关于印发<芦山地震灾后恢复重建产业重建专项规划实施项目(调整版)>的通知》(简称川经信规划〔2014〕206号文件)在附件三《芦山地震灾后恢复重建产业重建专项规划实施项目(调整版)》中载明的项目包括有“四川省米兰诺陶瓷有限公司”等项目。2015年12月27日,四川省人民政府作出《关于夹江县2015年第4批乡镇建设用地的批复》(川府土〔2015〕1229号),载明同意将万福村1社作为夹江县2015年第4批乡镇建设用地。
2015年11月6日,夹江县人民政府张贴了《关于2015年第4批乡镇建设用地拟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同日向土门乡万福村1社送达了《听证告知书》。同年12月18日,被告夹江国土局向原告发出《告知书》,希望其配合政府的征地拆迁工作,否则将向法院申请启动司法强拆程序。同月25日,被告夹江国土局向罗伟琴发出《房屋拆迁补偿通知书》。
2016年1月8日,夹江县人民政府张贴了《公告》(夹府公〔2016〕3号)和《关于2015年第4批乡镇建设用地征地补偿安置公告》。同月22日,土门乡万福村1社向原告发出《告知书》,告知原告的集体土地补偿款以及青苗、附着物补偿款已经通过银行给其转账。同年4月6日,夹江县人民政府作出《关于转发县国土资源局<夹江经济开发区(米兰诺陶瓷扩建)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通知》(夹府发〔2016〕7号),同意了夹江国土局制定的拆迁补偿安置方案。
2017年4月7日,原告位于土门乡万福村的房屋被夹江国土局强制拆除。当日,被告土门乡政府的负责人及工作人员在房屋拆迁现场或拆迁物品堆放现场,至少实施了维护社会稳定的工作。
原告的房屋被强制拆除前,夹江国土局等部门对有关建筑物、附着物等进行了清点,对拆迁房屋进行了勘丈,并通过电子转账方式,将拆迁补偿款267839元转入原告罗伟琴的银行账上。
认定上述事实有被告夹江国土局在举证期限提交的《关于印发<芦山地震灾后恢复重建产业重建专项规划实施项目(调整版)>的通知》《关于夹江县2015年第4批乡镇建设用地的批复》《关于2015年第4批乡镇建设用地拟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听证告知书》《告知书》《房屋拆迁补偿通知书》《公告》《关于2015年第4批乡镇建设用地征地补偿安置公告》《关于转发县国土资源局<夹江经济开发区(米兰诺陶瓷扩建)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通知》《拆迁房屋勘丈调查记录》《建筑物、附着物清点情况统计表》《建筑面积测绘报告》《建筑物、附着物、拆迁安置补偿结算清单》《送达回证》《单位客户专用回单》、照片等证据和规范性文件,原告提交的视频等,以及各方当事人法庭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综合各方诉辩意见,本案争议的焦点有二:一是土门乡政府是否参与对涉案房屋的强制拆除;二是被告强制拆除涉案房屋的行为是否合法。
(一)关于土门乡政府是否参与对涉案房屋强制拆除问题
本院认为,夹江国土局对于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事实予以认可,并且相关证据也能证明其实施了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行为,故对此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至于土门乡政府是否参与对涉案房屋的强制拆除,须依据在案证据予以认定。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土门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在拆迁现场维持秩序,该行为属于为保障强制拆除房屋实施的相关必要行为,在被告夹江国土局未就涉案房屋依法作出有关强拆行政行为情况下,被告土门乡政府的该行为同样属于强制拆除行为的一部分。据此,对土门乡政府主张没有参与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主张不予支持。
(二)关于被告强制拆除涉案房屋的行为是否合法问题
本院认为,对于征收集体土地过程中实施包括强制拆除建筑物、构筑物等在内的强制执行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简称《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规定,首先应当符合以下前提条件:1.征收土地方案已经有权机关依法批准;2.市、县人民政府和土地管理部门已经依照《土地管理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规定的程序实施征地行为;3.被征收土地所有权人、使用人已经依法得到安置补偿或者无正当理由拒绝接受安置补偿,且拒不交出土地,已经影响到征收工作的正常进行。本案涉案房屋被强制拆除并不全部符合上述法定前提条件。即便被强制拆除房屋的集体土地已经被依法征收,但对于强制拆除原告房屋,仍然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关于“违反土地管理法律、法规规定,阻挠国家建设征用土地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责令交出土地;拒不交出土地的,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规定,对违反土地管理法律、法规规定,阻挠国家建设征用土地的被征地拆迁人,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对其作出责令交出土地决定,并根据《行政强制法》第五十三条关于“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履行行政决定的,没有行政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可以自期限届满之日起三个月内,依照本章规定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规定,对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履行责令交出土地决定的被征地拆迁人,应当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其作出的责令交出土地决定。质言之,在依法征收集体土地过程中,涉及对包括房屋等在内的建筑物、构筑物等的强制拆除,除人民法院外,其他任何行政机关都不具有强制拆除(强制执行)的职权。据此,可以认定,夹江国土局、土门乡政府共同实施对原告房屋强制拆除的行为没有法律依据,属于超越职权,违法强制执行行为,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事实和理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关于“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不需要撤销或者判决履行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一)行政行为违法,但不具有可撤销内容的;……”的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被告夹江县土门乡人民政府、夹江县国土资源局于2017年4月7日对原告罗伟琴房屋强制拆除的行为违法。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夹江县土门乡人民政府、夹江县国土资源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李 巨
审 判 员  陈 黎
人民陪审员  邹代华
二〇一八年五月三日
书 记 员  田 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