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2018年-04月-22日 16:45:09 星期日

收藏本页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法院研究   > 调查研究
调查研究
请求协助执行境外限制措施和没收裁定要点
时间:2018-04-11 10:26:37

  随着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的深入推进,如何把握请求境外协助执行限制措施和没收裁定要点,推进我国生效判决、裁定在境外承认与执行,是当前急需研究的课题。笔者结合近年来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实践,就请求协助执行境外限制措施和没收裁定要点,提出个人拙见。

    一要注意准确把握民事诉讼和违法所得没收程序适用的案件类型

    近年来,在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实践中,不少人主张通过民事诉讼方式将境外赃款赃物追回。这种主张,有过成功的案例,是值得肯定的一种追赃模式。然而,以民事诉讼方式追赃不可能适用于所有追赃案件,在追赃实践中如何明确民事诉讼方式适用的案件类型值得进一步研究。民事诉讼程序必须以被害人名义在境外提起诉请,一般情况下是境外已经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起指控后,被害人及其近亲属或者其委托代理人参与诉讼。这就决定了以民事诉讼方式进行境外追赃在案件范围上的局限性。除了贪污、电信诈骗、网络诈骗犯罪等,受贿、渎职、挪用公款、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隐瞒境外存款、走私、洗钱、毒品犯罪案件等,一般都没有被害人,故不适用民事诉讼方式。即使是在贪污案件中,如果贪污所得仅占境外赃款赃物一小部分,那么以民事诉讼方式追赃的意义也不大。民事诉讼本质上是私权救济,国家一般不会以民事诉讼主体参与诉讼。

    而违法所得没收程序不同,在境外被称之为不定罪没收程序或者民事没收程序,是一种公权救济。对于携带、转移巨额赃款赃物逃匿境外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一般应当优先适用违法所得没收程序。主要理由:一是体现司法主权原则。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施犯罪后逃匿境外,依照我国法律适用违法所得没收程序追赃更能体现司法主权,维护我国国家和人民利益。二是适用民事诉讼程序难以起到追逃追赃的震慑效果。适用民事诉讼程序是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作为平等民事主体身份对待,而且被害方关于依法返还、赔偿经济损失的诉请必将会受到其他债权、继承以及人道主义等多种因素的限制影响,难以完全切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经济来源,无法对外逃人员产生有力惊扰和震慑效应,难以实现以追赃促追逃的效果。三是对于贪污等犯罪所得仅占境外违法所得一小部分的案件,适用民事诉讼程序只能依法主张返还被侵吞的财产或者应当赔偿的经济损失,对于利用贪污所得进行再投资的违法所得无法主张权利。如犯罪嫌疑人甲某在贪污某单位100万元现金后在境外购置了房产,现所购置的房产升值为400万元。如果被害单位适用民事诉讼程序只能主张返还100万元加同期银行利息,而无法主张返还和追缴房产升值部分。可见,民事诉讼程序无法确保不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通过实施犯罪获得任何收益,反而让外逃人员抱有更多侥幸心理,可能会激发更多的潜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外逃。

    二要注意把握协助执行请求函关于犯罪事实及证据的繁简表述

    根据相关规定,我国办案机关向境外相关法院发出协助执行请求函需要载明犯罪事实及证据,请求函包括中文版(盖印章)和被请求国语种版(不加盖印章)。实践中,有的境外相关主管部门反映,对我国请求函载明的犯罪事实把握不准,需要进一步沟通和核实。导致这种结果有多方面的原因,有翻译质量方面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办案机关对犯罪事实及证据的表述在繁简尺度上把握不准。无论是请求国对犯罪事实及证据的表述,还是被请求国对犯罪事实及证据的审查,办案机关都难免受到本国法规定的影响,在我国还将受到司法解释性规定的影响。如国有企业改制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为规避法律,在股权的变更、登记以及循环投资过程中,增加了很多环节和复杂因素。我国相关司法解释性文件对此类股权是否发生实际转让有特殊规定。一旦改制过程中存在实际转让和名义转让两种情形,对犯罪事实的表述就比较复杂,境外相关部门在理解上就可能存在困难。

    鉴于此种情况,笔者认为,对犯罪事实及证据的表述,整体上应当坚持化繁为简原则,同时根据境外相关法律制度和实践惯例要求把握犯罪事实及证据的表述。如果被请求国对请求国生效判决、裁定的承认、执行采取的是登记制(以澳大利亚为代表),即无需重新审判,仅采取形式审查登记,那么请求函一般可简要载明主要犯罪事实和关键定罪情节,仅列明证据名称,无需载明证据来源和证明内容。但从形式审查角度,证据目录至少显示在案证据已形成完整证据链。如果被请求国对请求国的生效判决、裁定的承认与执行,要求必须经过重新审判(以美国为代表),那么对犯罪事实的表述不应过于简略,关键定罪情节、关键证据来源、证明内容都要准确表述,不应遗漏。

    三要注意把握请求协助执行事项预留一定弹性空间

    由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办案机关查明的犯罪事实、违法所得可能仅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施的全部犯罪、全部违法所得的一部分,特别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境外后,可能利用违法所得循环投资。

    有鉴于此,办案机关既要确保具体请求协助执行事项的明确性,又要保留请求协助执行事项的弹性空间。如我国办案机关提出请求协助执行没收裁定后,被请求国有关部门经调查发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了具有请求协助执行函中载明的涉案财产,还存在大量购置的房产,可能存在其他违法所得。针对此种情况,办案机关在请求函中表述请求协助执行事项时一定要预留空间。在明确提出具体协助执行事项后,可增加兜底请求协助执行事项。如可表述为:“如有必要,请求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亲属在贵国的财产进一步调查,一经发现可能属于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请立即查封、扣押、冻结。”

    (作者单位:最高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