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2018年-08月-20日 21:11:27 星期一

收藏本页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   > 行政
行政
丁忠俊不服乐山市金口河区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一审行政裁定书
时间:2018-02-07 10:31:12

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7)川1102行初113号
原告:丁忠俊,男,1959年1月1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乐山市金口河区。
委托代理人:黄治忠,乐山市金口河区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工作人员。
被告:乐山市金口河区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住所地:四川省乐山市金口河区滨河路三段。
法定代表人:詹利洪,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郭敏杰,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张亢,四川明炬(乐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丁忠俊诉被告乐山市金口河区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简称金口河区社保局)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于2017年4月26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依照法〔2013〕3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开展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试点工作的通知》和川高法〔2014〕198号《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开展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试点工作的请示>的批复》于同日受理后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7月1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丁忠俊及其委托代理人黄治忠,被告金口河区社保局委托代理人郭敏杰、张亢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金口河区社保局于2017年1月22日作出的《乐山市参保人员基本养老金待遇核定通知》(简称《待遇核定通知2017》)载明:丁忠俊;公民身份号码:511113195901010312,类别:征地农转非;参保(工)时间:1978年1月;退休(退职)时间:2014年1月;平均缴费工资指数:0.85;累计缴费年限:22.08;建账前缴费年限:7.08;其他缴费年限:2.58;……等内容。
原告丁忠俊诉称:原告于1978年1月应征入伍,1985年1月退伍。2007年12月25日,原告在被告处以个体身份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简称个体参保)并缴纳2002年1月至2007年12月期间共计6年的基本养老保险费用。2008年4月,因征地拆迁,按国家征收土地安置政策,原告选择办理了累计缴费年限十五年基本养老保险。2014年1月,原告向乐山市金口河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简称金口河区人社局)申请退休。该局作出的《职工退休审批表》(简称《审批表1》),错误确认原告参加工作时间为:1996年1月,并未依法确认原告1978年1月1日起至1985年1月1日前的连续工龄,也未确认原告服兵役期间视为缴费年限。后经上访和诉讼程序维权后,金口河区人社局重新作出了《退休审批表》(简称《审批表2》)。2017年1月22日,被告依据该《审批表2》对原告的基本养老金待遇进行了第二次核定,并作出了《待遇核定通知2017》。原告认为被告未将原告个体参保的6年缴费年限计入“累计缴费年限”。由此引发“平均缴费工资指数”“累计缴费年限”“其他缴费年限”“视为中断年限”“缴费开始时间”以及“基础养老金”“过渡性养老金”的计算均错误。为此起诉至法院,请求判决:1.撤销被告作出的《待遇核定通知2017》;2.责令被告重新核定原告的基本养老金待遇。
被告金口河区社保局辩称:被告对原告作出的《待遇核定通知2017》认定事实清楚,主要证据确凿、充分,适用法律正确。故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丁忠俊生于1959年1月1日,系乐山市金口河区和平彝族乡罗回村4组村民。1978年1月原告应征入伍服役。1985年1月1日原告退伍后返乡务农。2007年12月25日,原告以个人名义,在金口河区社保局参加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并一次性缴纳2002年1月至2007年12月期间的保险费用共计12221.8元。2008年4月,乐山市金口河区国土资源局因征收包括原告承包土地在内的金口河区和平彝族乡罗回村2、3、4组土地,将原告作为征地农转非人员纳入企业职工养老保险范围。原告借此选择缴费年限为15年的社保安置。
2014年1月24日,原告向金口河区人社局政务窗口申请退休,该局对其作出了《审批表1》。其后,被告依据该《审批表1》作出了乐山市社险(2014)退审字065号《乐山市参保人员基本养老金待遇核定通知》(简称第065号《待遇核定通知》)。同年2月原告开始领取基本养老保险金。同年7月8日原告收到该第065号《待遇核定通知》。后因原告不服金口河区人社局对其作出的《审批表1》中未认定军龄视同缴费年限项,经诉讼程序,金口河区人社局撤销《审批表1》后作出了《审批表2》,认定其军龄视同缴费年限7.08年。
2017年1月22日,被告根据该《审批表2》对原告重新出作《待遇核定通知2017》,对第065号《待遇核定通知》的部分项目进行了部分变动。具体为“累计缴费年限”由原15年增加为22.08年、“建账前缴费年限”由原0年增加为7.08年、“基础养老金”由原566.77元增加为834.29元、过渡性养老金由原0元增加为347.77元、月基本养老金由原740.1元增加为1355.4元。其余项目无变化。
诉讼中原告明确表示对《待遇核定通知2017》中的“平均缴费工资指数”“累计缴费年限”“建账前缴费年限”“其他缴费年限”有异议(简称四项争议)。但对上述因认定军龄视同缴费年限后而产生的与之相关的待遇核定变化无异议。
另查明:被告在第065号《待遇核定通知》中,对该个体参保的6年缴费年限作了增加“平均缴费工资指数”处理。《待遇核定通知2017》中亦未对该项目作出调整。
认定上述事实有被告、原告在举证期限内提交的下列证据:《待遇核定通知2017》《退伍军人证明书》、金国土资函〔2008〕1号《关于征用和平彝族乡罗回村2、3、4组土地农转非人员安置保障的函》《2008年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对帐单》、第065号《待遇核定通知》《职工退休审批表》以及当事人当庭陈述等证据材料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简称《社会保险法》)第八条关于“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提供社会保险服务,负责社会保险登记、个人权益记录、社会保险待遇支付等工作”的规定,被告具有就本案原告是否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核定和支付的职责。
综合诉辩双方的意见,本案争议的焦点为,原告以个体身份参保缴费的6年是否应当计入“累计缴费年限”。本案根据在案证据,被告在第065号《待遇核定通知》中,对该个体参保的6年缴费年限作了增加“平均缴费工资指数”处理,未作“累计缴费年限”处理。并且被告在新作出的《待遇核定通知2017》中针对原告的“累计缴费年限”“建账前缴费年限”两项目的数据变动,系被告基于2017年1月11日金口河区人社局重新核定原告军龄视同缴费年限后,就该两项目进行的相应涉军年限增加调整,原告对此新增的年限部分并无异议。但该两项目此次调整未处理原告在本案中所提出的将原告个体参保缴费的6年计入“累计缴费年限”等的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八项关于“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八)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的规定,该两项目的此次调整并未对原告的上述主张新设立权利或增加义务,对原告并不产生新的影响。据此,原告对《待遇核定通知2017》中针对“累计缴费年限”“建账前缴费年限”项目变动提起的撤销诉讼应当依法予以驳回。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关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因不动产提起诉讼的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二十年,其他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五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以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关于“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的规定,被诉行政行为即《待遇核定通知2017》中原告提出的四项争议,除“累计缴费年限”“建账前缴费年限”因核定军龄视同缴费年限发生变化外,其余项目均与第065号《待遇核定通知》一致。在案证据表明,原告至迟在2014年7月8日领取第065号《待遇核定通知》就已知道或应当知道原告以个体身份参保6年缴费年限在与征地农转非社保安置缴费年限合并计算成并增加“平均缴费工资指数”而非增加“累计缴费年限”的事实,以及基于该事实所核定的“四项争议”的数据。但直到原告向本院提起诉讼,已经超过二年的起诉期限。并且原告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有正当理由,故对原告的起诉应当依法予以驳回。
综上事实和理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八项关于“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二)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八)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丁忠俊的起诉。
原告丁忠俊预交的案件受理费50元予以退还。
如不服本裁定,可以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李 巨
审 判 员  章祈伦
人民陪审员  陈一华
二〇一七年九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王诗晴
关联文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