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2018年-07月-23日 03:43:43 星期一

收藏本页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   > 民事
民事
吴勋与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赵剑波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8-02-07 10:29:07

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川1102民初3516号
原告:吴勋,男,1967年5月22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乐山市沙湾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钟厚贵,四川川乐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个人独资企业),住所地:四川省峨边彝族自治县。
法定代表人:赵剑波。
被告:赵剑波,男,1964年6月6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
被告:曾丽霞,女,1966年3月8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
原告吴勋与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赵剑波、曾丽霞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1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吴勋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钟厚贵,被告曾丽霞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赵剑波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吴勋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支付拖欠原告的工伤赔偿款70,000元并支付律师费8,000元;2、被告赵剑波对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应承担的上述债务承担无限责任;3、被告曾丽霞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事实与理由: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系被告赵剑波投资的个人独资企业,被告赵剑波与被告曾丽霞系夫妻关系。原告吴勋于2015年5月开始在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工作,从事采矿工种。2015年6月10日,吴勋在采矿工作面被坍塌的顶板压伤,随即被送往乐山骨科医院救治,2015年9月23日出院。出院当日,吴勋与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达成《工伤赔偿协议书》,协议约定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一次性补偿吴勋各种费用140,000元,付款时间为2015年9月23日付40,000元,2015年12月31日付100,000元(2015年9月23日打欠条,付款时打收条),并约定了解除劳动关系等事项。同日,赵剑波出具欠条一张并出具承诺书一份,承诺在2015年12月31日前付清,若到时不付清,吴勋可申请法律援助,由此而产生的一切费用由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负责。付款期限到期后,被告迟迟不予付款,经原告多次催收,被告于2016年7月支付了30,000元,余款70,000元被告承诺在2017年6月30日前付清,但至今未付。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拖欠协议约定的赔偿款已侵犯原告的合法权益,被告赵剑波系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的投资人,应对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所欠债务承担无限责任,被告曾丽霞系被告赵剑波配偶,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故提起诉讼。
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未作答辩。
被告赵剑波未作答辩。
被告曾丽霞辩称:对原告吴勋所述的工伤情况以及达成赔偿协议后拖欠赔偿款等事实无异议。2016年是我与原告见面并支付原告30,000元,尚欠70,000元我也是知道的。在这之后我已与赵剑波离婚,不清楚赵剑波的近况,且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我与赵剑波已无经济往来,子女抚养均由我一人承担,赵剑波并未支付生活费用,故我不应承担赵剑波投资开办企业的债务。我现系退休人员,仅靠退休金生活,即使要承担,也应按比例酌情调整。对律师费用不予认可。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系投资人赵剑波于2014年2月12日出资成立的个人独资企业。2015年9月23日,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作为甲方与乙方吴勋签订《工伤赔偿协议书》,协议书载明:乙方系甲方职工,2015年6月7日23时左右,我厂职工吴勋采矿工作面工作时,被突然垮塌的顶板压伤,造成骨折,后送乐山骨科医院进行医治,于2015年9月23日已医治全愈,无护理依赖。现就工伤待遇问题,甲、乙双方平等协商达成协议如下:一、自本协议签订之日起甲、乙双方解除劳动关系;二、甲方一次性补偿乙方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住院生活补助费、交通费、误工费、鉴定费、停工留薪期工资等工伤待遇共计壹拾肆万元。借支款据实扣除;三、付款方式:1、于2015年9月23日付肆万元,2、于2015年12月31日付壹拾万元(注:壹拾万元于2015年9月23日打欠条,付款时打收条)等内容。协议尾部甲方处有赵剑波签名并盖有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公章,乙方处有吴勋签名。同日,赵剑波出具《欠条》一份,内容为“今欠到吴勋工伤赔偿款壹拾万元整,此款于2015年12月31日前付清。此据”。同日,赵剑波还出具《承诺书》一份,内容为“吴勋: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由于企业资金困难,现欠工伤赔偿款壹拾万元,于2015年12月31日前付清。本人郑重承诺保证在2015年12月31日前付清,若到时不付清,吴勋可以申请法律援助,由此而产生的一切费用有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负责。特此承诺”。赵剑波于签约当日依约支付吴勋40,000元,其后,未能依约支付余款。曾丽霞于2016年7月支付吴勋30,000元。
2017年7月14日,吴勋就与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合同纠纷(支付工伤赔偿款)一案与四川川乐宁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代理费用为8,000元。
审理中,吴勋提交向公安部门查询的赵剑波、曾丽霞的《户籍信息》,该户籍信息表明户号为105690019,地址为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春华路中段99号9幢1单元6楼2号的户主为赵剑波,其妻为曾丽霞。曾丽霞陈述已与赵剑波于2016年离婚。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交的《工伤赔偿协议书》、《欠条》、《承诺书》、《四川省人口信息(户籍)证明》、《户籍信息》、《委托代理合同》、代理费发票以及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予以佐证。
本院认为,原告在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工作期间发生工伤事故后,与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赵剑波签订《工伤赔偿协议书》,已经将工伤赔偿转化为合同债权,《工伤赔偿协议书》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合法有效,原、被告均应按约履行。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未按照约定支付余款,已构成违约。被告赵剑波作为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的法定代表人,出具《承诺书》承诺“若到时不付清,吴勋可以申请法律援助,由此而产生的一切费用有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负责”,这一承诺显然包括律师费用等诉讼费用。故本院对原告主张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支付拖欠的工伤赔偿款70,000元并支付律师费8,000元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第三十一条“个人独资企业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的,投资人应当以其个人的其他财产予以清偿”的规定,被告赵剑波作为投资人应当对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未清偿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第十八条“个人独资企业投资人在申请设立登记时明确以其家庭共有财产作为个人出资的,应当依法以家庭共有财产对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责任”的规定,被告赵剑波作为投资人成立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时并未明确以家庭共有财产作为个人出资,故对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的债务应以其个人的其他财产予以清偿,被告曾丽霞不应对此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第十八条、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吴勋欠款70,000元以及律师费8,000元;
二、被告赵剑波对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应承担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三、驳回原告吴勋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为875元,由被告峨边新场圆山粘土矿、赵剑波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谢 凯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三日
书记员 张维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