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2018年-02月-24日 17:38:04 星期六

收藏本页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   > 民事
民事
黄美光、代军与冯建平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8-02-07 10:25:21

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川1102民初247号
原告:黄美光,男,1969年6月29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
原告:代军,男,1990年9月25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特别授权):万文清,四川万文清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一般代理):张武,四川合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冯建平,男,1984年12月15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
被告:李熊飞,男,1992年6月15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
被告:胡千兵,男,1987年2月5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特别授权):雷敏敏,四川齐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山中心支公司。住所地:乐山市市中区白燕路109号1、2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11100772992206E。
负责人:杨玉翔,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特别授权):李翔,四川得助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黄美光、代军与被告冯建平、李熊飞、胡千兵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山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天安乐山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3月2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各方当事人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均到庭参加了诉讼。诉讼过程中,原告撤回了对被告刘俊的起诉。当事人申请庭外和解六个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黄美光、代军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判令被告冯建平赔偿原告因交通事故致杨桂珍死亡的死亡赔偿金524100元、丧葬费15000元;二、被告李熊飞、胡千兵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三、天安乐山支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诉讼过程中,二原告增加第一项诉讼请为死亡赔偿金566700元(28335元/年×20年)、丧葬费27212.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共643912.5元。事实和理由:2016年6月1日7时30分左右,被告李熊飞驾驶川LA11110超标电动自行车行驶至省道104线138m+700m处,前轮突然爆胎,车辆向左倾翻,致在电动车左后正常行驶的原告黄美光所驾驶的川LHP492号摩托车与电动车相撞并侧翻,黄美光及搭载的杨桂珍、黄延随车倒地,被告冯建平驾驶川L32563号中型自卸货车从后将杨桂珍、黄延碾压致死,并致黄美光截瘫。经查证,川L32563号货车超载达10倍之多并存在转向问题,车主为被告胡千兵。川L32563号车在天安乐山支公司购买了保险。
原告认为,冯建平操作不当,驾驶严重超载并有转向问题的货车将杨桂珍、黄延碾压致死,是事故的直接责任者,其余李熊飞、胡千兵的过错亦是导致事故的重要原因。
被告冯建平、胡千兵辩称:胡千兵是川L32563号车的车主,冯建兵是胡千兵聘请的驾驶员。1、本案当事人不应承担连带责任,应该按照平等原则平均承担相应责任。从交警部门的事故认定来看,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是因当事人各方主观不能预料的意外原因所导致的,被告冯建平并不存在操作不当的行为,更不是事故的直接责任者。原告黄美光诉称被告冯建平驾驶严重超载并有转向问题是事故的直接责任者是错误的,虽然载明了货车方向盘最大自由量超限,不符相关规定,但本次事故的发生并不是上述状况直接造成的,事故发生太过突然,冯建平在正常驾驶车辆行驶最左侧车道上完全符合道交法规定的行驶路线,对于黄美光驾驶的摩托车撞车后翻倒在冯建平行驶路径的前方,这样突如其来的情况对冯建平来说是无法躲避、无法预见的。2、造成本次交通事故的原因并不能单一的归结于冯建平一人,李熊飞、黄美光各自对造成本次事故都有不可推卸的直接责任。李熊飞在驾驶非机动车时未对其自身车辆的安全状况予以检查,在行驶过程中作为非机动车长时间占用机动车道行驶。黄美光在驾驶摩托车时没有与前方车辆保持安全距离,行驶中也未按规定佩戴摩托车头盔,同时违反摩托车后座不得乘坐未满12周岁的未成年人,轻便摩托车不得载人的强制规定。另外,黄美光遇前方车辆发生事故时采取了占用快车道避让的危险措施,也应当承担责任。故,本次事故的民事赔偿责任应当由事故的当事人平均分摊责任。3、数被告非共同侵权人,不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4、本次事故赔偿金额巨大,胡千兵在事故后积极筹款垫付了20余万。
被告李熊飞辩称:事故发生时,被告是正常行驶突发意外,被告没有撞到任何车辆,不应当承担责任。
被告天安乐山支公司辩称:冯建平承担10%至20%的赔偿责任。本案是侵权事故,应当讲究过错大小和损害结果的因果关系。黄美光存在安全距离不足,事故发生时紧急避险操作不当,超载超速,未戴安全头盔。李熊飞驾驶非机动车行驶在机动车道,超速,车辆自身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冯建平即使存在超载和转向问题,与本案的因果关系不大。冯建平存在超载,应免赔10%。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交通事故认定书、亲属关系证明、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等证据。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6年6月1日,黄美光驾驶川LHP492号普通二轮摩托车(搭载杨桂珍、黄延)从乐山市中区青平镇方向往中心城区方向行驶。07时30分,当该车行驶至省道104线(乐山-五通)138m+700m慢车道路段时,遇同向同车道在前由李熊飞驾驶的川LA11110号超标电动自行车前轮突然爆胎致电动车侧翻,黄美光驾驶的川LHP492号普通二轮摩托车与处于倒地状态的川LA11110号超标电动自行车碰撞向左前驶出后左翻倒地,恰与同向在左侧快车道内直行由冯建平驾驶的川L32563号中型自卸货车发生碰撞、碾压。与此同时,同车道行驶在黄美光之后由陈聂驾驶的川LJK387号普通二轮摩托车(搭载李霞梅)遇此情况紧急向左避让驶入左侧快车道,与同向在快车道直行由冯建平驾驶的川L32563号中型自卸货车相撞。此事故共造成杨桂珍、黄延当场死亡,黄美光及李霞梅受伤及车辆损坏的后果。事故发生后,经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鉴定,川L32563号车转向系直拉杆后球销松旷,方向盘最大自由转动量超限;川LA11110号超标电动自行车前轮损伤特征为长期行驶的非正常偏磨导致胎肩处破裂;事故时,未发现川LJK387号普通二轮摩托车与川LHP492号普通二轮摩托车、川LA11110号超标电动自行车有接触可以成立。2016年9月7日,乐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直属一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在该事故中,行驶在慢车道内由李熊飞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在行驶过程中前轮因磨损突然爆胎导致车辆侧翻,同车道在后驾驶二轮摩托车的黄美光紧急避让不及致车辆与处于倒地状态的电动车碰撞后向左前驶出左翻倒地、同车道在黄美光之后驾驶二轮摩托车的陈聂遇情况紧急避让驶入左侧快车道,两车及车上人员恰与在同向在左侧快车道直行由冯建平驾驶的货车发生碰撞、碾压,导致两死两伤、车辆损坏的严重后果。分析认为,导致此事故发生系当事人各方主观不能预料的意外原因。
川L32563号车在事故发生后过磅车货总重21.72吨,已超过事故发生时施行的两轴车辆,其车货总重20吨的超限超载标准。
原告黄美光驾驶摩托车搭载杨桂珍、黄延,其中黄美光和杨桂珍在行驶过程中,未戴摩托车专用安全帽,但佩戴了工地上施工所用的安全帽。黄延未佩戴安全帽。
被告胡千兵是川L32563号车的车主,被告冯建平是其聘请的驾驶员,在为其提供劳务的过程中发生本案交通事故。该车在被告天安乐山支公司处购买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100万元,约定了不计免赔。被告天安乐山支公司向被告胡千兵送达了投保单和保险条款,保险条款对于免赔条款加注了下划线。商业保险投保单上投保人声明处用下划线载明:本人已收到保险条款并仔细阅读,尤其是加下划线的部分的条款内容,并对保险公司就保险条款内容的说明和提示完全理解,没有异议,申请投保。被告胡千兵在该投保单上签字认可。
事故发生后,被告胡千兵支付了黄延、杨桂珍的丧葬费共计85000元,其中的40000元作为补偿费用不再要求返还,支付给杨桂珍的丧葬费22500元要求在本案中抵扣。
死者杨桂珍(生于1965年7月10日),系原告黄美光的妻子。原告代军系杨桂珍与前夫所生育的儿子。
因本案交通事故还造成了黄延死亡、黄美光、李霞梅受伤,且均已另案诉讼。诉讼过程中,各案原告对被告天安乐山支公司的保险限额的比例分配达成了一致意见,黄延死亡案件24%,杨桂珍死亡案件24%,黄美光受伤案件46%,李霞梅受伤案件6%。
本院认为,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害的,应当承担与其责任相当的民事赔偿责任。乐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直属一大队关于事故经过和原因的分析是经过现场勘验和鉴定后得出的,具有合法性和合理性,本院予以采信。杨桂珍的死亡是本案交通事故中多个原因偶然结合导致的结果,被告李熊飞驾驶超标电动车因电动车前轮磨损爆胎导致电动车侧翻,使在后由黄美光驾驶的川LHP492号普通二轮摩托车避让不及而与其发生碰撞,是本案交通事故发生的一个原因,虽然爆胎属于意外事件,但被告李熊飞驾驶电动车却行驶在机动车慢车道上,是交通违法行为,与本案交通事故的发生具有因果关系,被告李熊飞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告黄美光驾驶摩托车搭载了杨桂珍、黄延二人,属于超载,且杨桂珍并没有佩戴摩托车专用安全帽,车辆超载的违法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时的紧急处理会有一定的影响,杨桂珍没有佩戴摩托车专用安全帽也可能加重其损害后果,因此,黄美光也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川L32563号车转向系直拉杆后球销松旷,方向盘最大自由转动量超限,且有超载的交通违法行为,车辆的瑕疵和超载的违法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时的紧急处理会有一定的影响,胡千兵作为车辆的所有人和劳务接受人,也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三车均有交通违法行为,但因各自的违法行为在交通事故发生的原因中所占的比例大小难以确定,因此,本院确认由原告黄美光、被告李熊飞、被告胡千兵平均承担赔偿责任。原告认为被告冯建平操作不当,驾驶严重超载并有转向问题的货车将杨桂珍、黄延碾压致死,是事故的直接责任者,但被告冯建平是在机动车道内正常直行的车辆,遇黄美光的二轮摩托车发生事故后的突然占道,其已经紧急向左进行了避让,但仍未阻止惨剧的发生。因此,虽其驾驶的车辆存在交通违法行为,但不应认定被告冯建平是该起事故的主要责任人,故对原告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被告胡千兵是川L32563号车的车主,被告冯建平是其聘请的驾驶员,在为其提供劳务的过程中发生本案交通事故,因此,被告冯建平应当承担的赔偿责任应当由被告胡千兵承担。川L32563号车在被告天安乐山支公司处购买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100万元,约定了不计免赔,但川L32563号车有超载的违法行为,且天安乐山支公司在投保时已经尽到了提示义务,应当按照保险条款的约定,在商业三者险中免赔10%。原告的损失应由被告天安乐山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先行赔偿,超出部分再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按责任比例承担1/3,且免赔10%,不足部分,再由被告胡千兵赔偿。
原告因杨桂珍死亡产生的损失费用:1、死亡赔偿金566700元(28335元/年×20年),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2、丧葬费27212.5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3、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综合事故责任、本地的平均生活水平以及给原告造成的精神损害后果等确认为40000元。以上损失共计633912.5元。诉讼过程中,各案原告对被告天安乐山支公司的保险限额的比例分配达成了一致意见,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即被告天安乐山支公司应当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项下限额110000元内先赔偿24%,即26400元;剩余的607512.5元,由被告天安乐山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中赔偿182254元(607512.5元÷3-607512.5元÷3×10%),由被告李熊飞赔偿202504元,由被告胡千兵赔偿20250元。被告胡千兵支付给杨桂珍的丧葬费22500元应予以抵扣,即被告天安乐山支公司应赔偿原告黄美光、代军206404元,应支付胡千兵2250元,被告李熊飞应赔偿原告黄美光、代军202504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第二十二条、第三十五条、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山中心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赔偿原告黄美光、代军206404元;
二、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山中心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支付被告胡千兵2250元;
三、被告李熊飞在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赔偿原告黄美光、代军202504元;
四、驳回原告黄美光、代军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减半收取计1810元,由原告黄美光、代军负担660元,由被告李熊飞负担575元,由被告胡千兵负担575。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刘思义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记员  陈 洁
关联文书:
加载中...
案号
审理法院
裁判时间
状态
 
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