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2018年-01月-17日 22:40:49 星期三

收藏本页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法院研究   >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对没有诉的利益的起诉应予驳回
时间:2018-01-11 09:45:50

【案情】

    被告段某和何某系夫妻关系,原告段某某系二被告之子。2016年5月23日,原被告签订房屋赠与协议, 约定将被告所有的一处房屋中的两间赠与原告所有。协议签订后,原告及其家人在受赠房屋中实际居住,但未办理过户手续。原告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赠与协议有效,二被告答辩称原告所诉属实,同意原告诉请。

    【分歧】

    当事人对合同效力均无异议,法院应如何裁判?

    第一种意见认为,对于原告起诉只要求有具体的诉讼请求,而并不要求诉讼请求必须有争议,故该案属于法院的受理范围,法院应依法审理并作出裁判。

    第二种意见认为:诉讼请求应具有争议性,没有争议则不具有诉的利益,本案应裁定驳回起诉。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1.诉的利益及其与诉讼的关系

    诉的利益是指原告所拥有的,在其民事权益受到侵害或者与他人发生民事纠纷时,法院针对争议纠纷作出判决的必要性和实效性。与诉权为双方当事人共同享有不同,诉的利益一般作为受理诉讼的先决条件,如果没有法律保护的利益,就无从作出实体法上的判决,诉讼就应被驳回。诉的利益是任何一个民事诉讼都必须具备的前提条件。当事人在起诉前,如果对受损的民事权益或发生的纠纷没有诉的利益,那么他将不可能以民事诉讼的方式实现权利救济。例如,当事人之间的争议不是关于民事权利义务的争议,而是涉及伦理道德方面的争议,或者行政争议等等,该争议就没有必要由法院民事诉讼加以解决。由此,诉的利益不失为民事诉讼的基本要素之一,是人民法院判断当事人的请求能否作为判决对象以及法院有无必要通过判决来解决纠纷的标准。

    2.诉的利益的判断及提起确认之诉的有效适当性

    诉的利益作为一种“筛选”与“过滤”机制,其中蕴含的一项显著功能就是防止原告滥用诉权,随意提起一些虚假的甚至借诉讼名义损害被告合法权益的诉讼。而为了实现这一功能,必须赋予诉的利益以明确的判断标准与权衡机制。从现有诉的利益的原理看,这一标准就是原告利用诉讼的必要性与实效性。所谓必要性,指的是法院有必要通过裁判来解决当事人之间的纠纷,例如,当事人之间不存在排除诉讼方式的特别约定。而实效性是指法院能够通过裁判实际解决纠纷,但是如果原告所欲得到的利益已现实拥有或只需意思表示即可获得,或者法院作出判决也不能实际解决争议时,该请求也不具有诉的利益。

    就确认之诉而言,因为对于可以请求确认的对象没有法律明文特别加以限制,因此,必须通过确定诉的利益来限定确认之诉的对象,否则当事人对于任何事情均可请求法院予以审判确认,这样诉的利益便成为确认之诉的诉权要件。提起确认之诉的有效适当性是待解决的纠纷具有即时确定的现实必要性。确认利益的本质在于,只有权利或地位产生不安或危险时,才能产生确认请求的确认利益,而且,原告的这种不安必须是现实存在的。如果原告的权利或地位并未处于不安或危险的状态,那么原告提起的诉讼就没有意义。或者尽管存在不安或危险,但这种不安或危险是抽象的或者空想的,那么原告只要在不安或危险处于具体化或现实化的阶段提起诉讼即可。

    3.对本案的评析

    第一,本案不存在诉的利益。本案中原被告双方对赠与协议的效力和权属均无争议,原告也在该房屋中实际居住,二被告不存在妨碍原告实现权利的情形,原告的诉讼请求因不存在任何争议而不具备诉的利益,法院亦没有作出实体裁判的必要性。原被告不需要通过诉讼途径来确认相互间没有争议的法律事实,可以根据双方合意继续履行房屋赠与协议,或按相关法律规定到国土房管部门办理房屋过户手续即可。第二,当前,受城镇化进程中拆迁补偿利益驱使,当事人采取虚假“离婚”“赠与”等方式恶意串通、伪造证据、欺骗法院,衍生出众多虚假诉讼案件,应引起重视并加以防范。

    (作者单位: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