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2018年-06月-20日 08:25:52 星期三

收藏本页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院文苑
法院文苑
漫话石经
时间:2017-11-24 10:57:04
左连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北京孔庙里,“乾隆石经”的块块石碑,排成数列纵队,于长廊内铺陈开来,俨然就是一片碑的战阵,碑的丛林。其规模之大,书法之精,保存之善,令人赞叹不已,且又心生敬畏。

    清代江苏金坛的贡生蒋衡,自幼喜好书法,经常云游四方,在西安碑林见唐代“开成石经”出于众手杂书,不仅书写杂乱又有失校核,便决心重新手写经书,前后用了12年时间,以楷书字体,写完十三经的全部文字。这中间朝廷曾两次任命蒋衡为官吏,其都辞而不去,只埋头书写经文。乾隆五十六年起,以此为底本,朝廷组织人力,其中包括蒋衡之孙蒋和,用三年时间刻成石经,史称“乾隆石经”。石碑均为圆首方座,高305厘米,宽106厘米,厚31.5厘米,额篆书:“乾隆御定石经之碑”,碑文楷书,两面刻字,共189块,约63万字。同时以墨拓本颁行各省。

    前面提到的唐代“开成石经”,是唐太和四年,唐文宗接受国子监郑覃的奏议,由艾居晦、陈珍等人用楷书书写,花费七年时间,刻成“开成石经”,它们由114块巨大的青石组成,每块石碑有两米多高,碑上共刻了65万余字,内容包括《周易》等十二部儒学经典。其目的就是保证经典的准确性,防止用传抄的方式来记录经典文字,造成笔误,影响科举考试的严肃性。“开成石经”成为当时的必读之书,同时也是读经者抄录校对的标准。它是中国最早的高考教材。遗憾的是,明代关中大地震之后,藏于西安碑林的“开成石经”损毁严重,现有的拓本多有残缺,就是例证。

    其实,刻制石经,最早起于东汉后期。《后汉书·蔡邕传》载,嘉平四年,负责东观校书的议郎、大儒蔡邕,有感于经籍距圣人著述的时间久远,文字错误多,被俗儒牵强附会,贻误学子。于是与五官中郎将堂溪典、光禄大夫杨赐、谏议大夫马日碑等人,奏请校订六经的文字。汉灵帝予以批准,蔡邕于是用红笔亲自写在石碑上,让人刻好,有碑石46块,刻写了儒家经典七部:《周易》《尚书》《诗经》《仪礼》《春秋》《公羊传》《论语》,立在太学的门外。这就是中国第一部石经——“嘉平石经”。后来的儒者学生,都以此为标准经文。这部石经,董卓之乱时开始散佚,碑石现已全部毁坏,仅剩下一些残石。

    汉代以后至唐代以前,也有的朝代沿袭了刻石经的习惯,但却鲜有保存下来的,唯有唐代和清代的石经一直保存到现今。

    我国各朝各代之所以屡次刻制石经,源于它的巨大作用:一是有助于烘托和树立经典之神圣形象,使人们见而敬之。二是保存经典永不流失,消除了经书的腐败之虞。三是提供皇家认可的儒家经典的标准版本,防止出自各门,不尽统一。四是便于经典的广泛流传。《蔡邕传》载,“及碑始立,其观视及摹写者,车乘日千余两,填塞街陌。”就是例证。五是儒家经典刻石又是图书版本的源头。《旧五代史·冯道传》载,后唐明宗时,宰相冯道、李愚,请示让国子监田敏以“开成石经”的十二经为据,采用雕版印刷术,印制出售九经。唐明宗同意此奏后,雕印儒经工作,从后唐长兴三年开始,到后周广顺三年才全部完成,历经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四个朝代,用了21年的时间,共印经书十二部。《资治通鉴》卷291记载:刻板完成,进献朝廷。从此,虽然世道大乱,但这九经的传布仍然很广。后人称赞,此举以后“天下书籍遂广”。“乾隆石经”一经完成,朝廷也是立即拓本印书发至各省。

    现在,石经的上述实用价值似乎早已退去,然而它所传递出的精神力量,尤其是古代学者的敬业与执着,对经典完整性准确性的精心呵护,仍值得我们学习。

    (作者单位: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