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2017年-12月-12日 07:01:02 星期二

收藏本页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   > 民事
民事
康彬与被告乐山市旅游和体育发展委员会劳动争议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7-11-15 09:51:33
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川1102民初1894号
原告:康彬,女,1965年12月23日出生,汉族,居民,住成都市高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特别授权):王贤斌,四川智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乐山市旅游和体育发展委员会。住所地:乐山市市中区。
法定代表人:陈林强,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特别授权):石继忠,男,1968年9月9日出生,汉族,乐山市旅游和体育发展委员会员工,住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特别授权):肖辉明,四川三江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康彬与被告乐山市旅游和体育发展委员会劳动争议一案,本院于2017年3月2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7年4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康彬以及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贤斌、被告乐山市旅游和体育发展委员会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石继忠、肖辉明均到庭参加诉讼。审理中双方申请庭外和解两个月及调取新证据一个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康彬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为原告补办1985年1月至2015年12月23日的人事档案;2、被告为原告补缴1996年7月至2017年4月的社会保险费用(包括基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生育、失业保险和工伤保险);3、被告按照四川省城镇全部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支付原告1996年7月至2017年4月的工资652526元;4、被告按照四川省城镇在编人员为原告办理退休手续,并每年按四川省城镇全部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支付原告退休工资至原告身故为止;5、被告支付原告精神损失费100000元;6、被告赔偿原告因寻找档案和办理退休手续支出的交通费7000元、住宿费7000元、餐饮费1000元。事实与理由:1985年1月原告被招录到红珠山宾馆工作,1986年6月转正。1989年8月原告被调至乐山市旅游局,并派至女神宾馆筹建处工作。在此期间,原告一直为乐山市旅游局在职在编人员。1993年7月28日原、被告签订《停薪留职协议书》,原告停薪留职三年。期满后,原告从2007年4月起开始以个人名义缴纳社会保险。2016年初原告达到退休年龄到被告处办理退休手续,方知原告的人事档案丢失致原告无法办理退休手续。被告作为原告的劳动人事组织和档案管理单位,从1996年7月起未发放原告工资,也未依法为原告缴纳社会保险,同时因档案管理不善造成原告无法按照在职在编人员办理退休手续,故提出前述请求。
被告乐山市旅游和体育发展委员会辩称:一、原告提起的劳动争议仲裁和诉讼,均超过法定的仲裁、诉讼时效。原告于1996年7月28日停薪留职满后,没有回到原工作单位女神宾馆或女神宾馆的主管部门原乐山市旅游局报到,从那时起女神宾馆也没有发放过原告工资、为其缴纳过社会保险,双方的劳动争议已经产生,原告于2017年3月22日才向仲裁机关申请仲裁,已经超过一年的仲裁申请期限;同时根据民法通则有关诉讼时效的规定,原告现在起诉已经超过最长20年的诉讼时效。二、原、被告之间没有建立劳动关系,被告不是本案适格被告。女神宾馆于1992年3月6日申请登记为独立法人单位,登记名称为“乐山市女神宾馆”,1993年3月15日申请变更为“乐山女神宾馆”,2003年11月17日申请注销登记,并交回《企业法人营业执照》。1989年8月原告的劳动关系从红珠山宾馆转入女神宾馆,与女神宾馆建立了劳动关系,被告仅仅作为女神宾馆的主管部门进行了签章,也不可能派原告到女神宾馆工作。1996年3月原告的劳动关系从女神宾馆转移到华茂公司后,原告应向华茂公司主张此后的工资、社会保险等权利。总上,原告所提的六项诉请均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1986年9月1日乐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以乐府办函[1986]190号文件同意成立“女神宾馆筹建处”。1986年11月11日乐山市旅游局作为筹建项目主管部门填写《工商企业筹建申请登记表》,筹建企业名称为乐山市女神宾馆,筹建项目为女神宾馆,性质为全民。1992年3月6日乐山市旅游局作为组建单位向工商登记机关申请开业登记,开业单位为“乐山市女神宾馆”、性质为全民,开业登记注册书上印章为“乐山市女神宾馆筹建处”。工商档案载明执照注册号为20695400-2、核准及领执照时间为1992年3月19日。1993年3月15日乐山市女神宾馆申请变更登记,将乐山市女神宾馆更名为乐山女神宾馆,隶属单位由乐山市旅游局变更为中国人民建设银行四川省分行,性质未变。1999年3月31日乐山女神宾馆取得《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及副本。2003年11月17日经主管部门建行四川省分行同意乐山女神宾馆申请办理注销登记。
1989年8月15日乐山市劳动局出具《关于全民劳动合同制工人转移函》,同意原告从红珠山宾馆调入乐山市女神宾馆,要求原告于1989年8月25日前往乐山市女神宾馆报到。随函所附的《劳动合同制工人转移审批表》中接收单位意见为“同意调入女神宾馆工作”,乐山市旅游局加盖公章。报到后,原告作为合同制工人到乐山市女神宾馆筹建处上班。1989年9月9日乐山市旅游局向原告发放《四川省乐山市旅游局工作证》,载明原告工作部门为“乐山市女神宾馆筹建处”。1989年10月12日原告(乙方)与乐山市女神宾馆(甲方)签订《乐山市劳动合同制工人劳动合同》,乐山市女神宾馆招收原告为合同制工人。第八条约定:“本合同有效期从1989年9月1日起(含试用期)至1992年9月1日止,为期3年,到期应解除合同。合同期满,除了必须定期轮换的外,经双方协商同意,可以续订合同,并报甲方户口所在地的县(市、区)劳动服务公司、社会劳动保险机构和劳动人事局备案”。合同尾部甲方处加盖“乐山市女神宾馆筹建处”的公章。劳动合同期满后,原告一直在女神宾馆工作。1993年原告递交《停薪留职报告》,自愿申请停薪留职三年、三年后本人联系工作。1993年7月28日原告与乐山市旅游局签订《停薪留职协议书》,停薪留职时间为1993年7月28日至1996年7月28日。协议主要约定:二、停薪留职期间的劳动合同制保险费及其它费用,由原告负责;三、停薪留职期间同意分配新单位,服从新单位的管理;四、停薪留职期满后,工作由自己解决。乐山市旅游局在《乐山市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停薪留职审批表》“主管部门意见”一栏签字盖章。协议签订后,原告遂离开乐山女神宾馆。1996年3月5日乐山市劳动局出具乐市劳调(96)合字第42号《关于全民劳动合同制工人转移函》,同意原告转移到乐山市华茂综合贸易公司工作,报到期间为1996年3月30日。2007年4月起至今原告自行以个体身份在成都市社会保险局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等。2016年8月原告向被告递交《关于妥善解决本人退休问题的申请》,2017年3月1日被告就原告申请事项出具《关于康彬同志有关申请事项的答复意见》。2017年3月22日原告向仲裁部门申请劳动争议仲裁,同日乐山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不属于该会受理范围为由决定不予受理。2017年3月22日原告起诉来院主张前述请求。
另查明,2014年10月13日中共乐山市委下发乐委发[2014]16号文件,组建市旅游和体育发展委员会即现在的被告,不再保留乐山市旅游局。乐山市旅游局与被告均系机关单位。中共乐山市委组织部、乐山市人事局乐人发(1993)1号文件《乐山市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停薪留职暂行办法》上载明停薪留职的范围和对象为乐山市各级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陈述,《工商企业筹建申请登记表》、《企业法人申请开业登记注册书》、《企业法人申请变更登记注册书》、《企业申请注销登记注册书》、《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及副本、中共乐山市委乐委发[2014]16号文件、乐山市劳动局《关于全民劳动合同制工人转移函》、《劳动合同制工人转移审批表》、《四川省乐山市旅游局工作证》、《乐山市劳动合同制工人劳动合同》、《停薪留职报告》、《停薪留职协议书》、《乐山市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停薪留职审批表》、成都市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缴费明细、《关于康彬同志有关申请事项的答复意见》、乐山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乐市劳人仲不字(2017)第03号《不予受理通知书》等证据予以证明。
本院认为:1989年8月乐山市劳动局出具的《关于全民劳动合同制工人转移函》中原告转入的单位为乐山市女神宾馆,当时的乐山市女神宾馆在筹建过程中,尚未申请开业登记,未取得企业法人资格,乐山市旅游局作为乐山市女神宾馆的组建单位在随函所附的《劳动合同制工人转移审批表》接收单位意见一栏盖章签字,应当认定为原告与乐山市旅游局从原告报到之日起建立劳动关系,原告随即被乐山市旅游局派至乐山市女神宾馆开展筹建工作。1989年10月原告与乐山市女神宾馆筹建处签订劳动合同,合同履行期间乐山市女神宾馆于1992年3月19日取得工商营业执照,具有法人资格,成为合法的用人单位,而原告与乐山市女神宾馆一直在履行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的权利义务,因此从此时起应当认定原告与乐山市女神宾馆建立劳动合同关系。合同期满后,原告一直在乐山市女神宾馆工作至停薪留职申请被批准才离开,在此期间双方存在事实劳动关系。根据停薪留职报告以及协议书约定,原告同意在停薪留职期间分配新的单位,因此1996年3月乐山市劳动局出具《关于全民劳动合同制工人转移函》将原告的工作关系转移至乐山市华茂综合贸易公司后,原告与乐山市女神宾馆的事实劳动关系终止。中共乐山市委组织部、乐山市人事局乐人发(1993)1号文件调整的对象为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原告系合同制工人,在乐山市女神宾馆工作期间身份从未发生变化,且原告也从未在乐山市旅游局工作过,乐山市旅游局在《停薪留职协议书》作为主管部门盖章签字,因此仅凭《停薪留职协议书》无法认定原告与乐山市旅游局之间在1992年3月19日乐山市女神宾馆取得营业执照之后仍存在劳动关系。原告请求被告补办人事档案,而人事档案并不属于劳动合同约定的内容,补办人事档案不属于劳动争议范畴,且无法认定原告与被告于1992年3月后存在劳动关系,故原告请求被告补办人事档案的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请求补交1996年至今的社会保险费用,并赔偿2007年4月至今已缴纳社会保险费100000元,和支付1996年至今的工资收入652526元的请求,因无证据证明原、被告1992年3月后存在劳动关系,故对原告的此项请求,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请求被告按照四川省城镇在编人员为原告办理退休手续,并每年按四川省城镇全部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支付原告退休工资至原告身故为止的主张,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请求被告赔偿精神损失费于法无据,本院亦不予支持。原告请求被告赔偿原告因寻找档案和办理退休手续支出的交通、住宿、餐饮费,因没有证据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也没有证据证明原告损失是被告造成,故原告的该项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被告提出原告提起的劳动争议仲裁和诉讼,均超过法定的仲裁、诉讼时效的主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1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的规定,劳动争议仲裁时效期间为1年。原告陈述从2007年4月开始便以个人名义缴纳社会保险,故,若原、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原告也应当从此时知道自己的权利被侵害,原告提出仲裁的时效应从2007年4月起计算1年。被告提出原告申请仲裁时效超过法定时效的主张,本院予以采纳。
综上,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原、被告于1992年3月后存在劳动关系,且原告提出的仲裁申请超过了仲裁时效,故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康彬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为5元,由原告康彬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刘惠
二〇一七年九月五日
书记员  何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