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2018年-06月-20日 08:25:44 星期三

收藏本页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院文苑
法院文苑
法官笔记:从事法院执行工作中的酸甜苦辣咸
时间:2017-10-09 11:32:00

在基层法院从事执行工作八个年头,经手办结的案件两千有余,接触的当事人形形色色,收获了由衷的感谢,也经受过无端的埋怨甚至恶意的威胁,个中的“酸甜苦辣咸”,均逐一品尝过。

  毋庸置疑,在社会诚信体系尚不健全的当下,大多数被执行人对待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是持“能躲一天是一天”的消极态度的。此时,就需要我们及时亮剑,敢于硬碰硬。

  然而,在长期的执行实践中,我也发现,有部分被执行人之所以不履行义务,并不是主观要蔑视法律、挑衅权威,概因郁积的心结未解。此时,作为法院执行人员,若能在“情”字上多下功夫,巧打感情牌,就可能让被执行人变被动为主动,从根本上化解矛盾,真正实现案结事了。

  记得有个扶养费纠纷,执行标的额仅3600元,初看案卷信息表,我喜上眉梢,待翻开卷宗,强制执行申请书上被执行人的出生年月令我不禁皱起了眉头——被执行人徐大爷已82岁高龄,若无财产又不配合,法院不便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到时候案件可能就“搁浅”了。

  通过阅卷,我了解到,姜大妈与徐大爷婚后育有二子一女。几年前,两位老人因琐事争吵,姜大妈一气之下,离家去了广州的女儿处。后来,姜大妈将徐大爷诉至法院,要求支付扶养费。经调解,徐大爷同意每月支付扶养费200元。2013年6月至今,徐大爷一直不兑现当初调解的承诺。为此,姜大妈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被执行人徐大爷是企业退休工人,每月有两千余元退休工资……了解到这一情况,我决定先到徐大爷家看看,找老人聊聊,尽力说服其主动履行。

  徐大爷家离江山市区20余公里,我装上案卷,带上书记员,叫上驾驶员驱车前往。看到身着制服的我们,没等出示证件表明身份,徐大爷率先开口:“你们是法院的吧,告诉你们,钱一分没有,她想告就告,我都80多岁的人了,还怕拘留不成!”不管怎样做思想工作,徐大爷就俩字“没钱”。

  眼见徐大爷情绪激动,我坐下来和徐大爷拉家常,询问徐大爷的身体状况和生活情况。徐大爷的情绪慢慢有所好转,继而大倒苦水:“5年,整整5年都没回家,她尽一点妻子的义务了吗?我生活不能自理,没办法只能雇保姆,每个月要1500元,再刨除生活开支,已没有节余了。”第一次上门,碰了一鼻子灰,无功而返。

  返程的路上,我顺道到各家银行查询了徐大爷的财产,惊喜地发现,徐大爷有一笔5000元的定期存款,支付扶养费绰绰有余,遂依法予以冻结。其间,我通过村干部了解到,徐大爷平常在村里为人和善,之所以不付扶养费,是因为心里憋着一股气。

  几天后,我再次来到徐大爷家中。徐大爷年事已高,耳朵有些背,我耐下心来,深入浅出地解释相关法律规定。这次,徐大爷的态度有所缓和:“哎,半辈子都过下来了,我不是不想给她,但钱现在取出来会有利息损失,等月底到期后就给她。”徐大爷的请求并不过分,我及时向领导汇报相关情况后,决定暂缓强制执行。

  转眼到了月底,我第三次来到徐大爷家。一进家门,徐大爷便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迎上来,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折叠齐整的存单,请求道:“法官,麻烦你们陪我到镇上银行去取一下。”当天,徐大爷主动将3600元交到了我手中,并不住地夸赞我们的执行耐心细致、有人情味。

  案件很小,仅有3600元,如果简单出具一份执行裁定书,扣划被执行人退休工资或定期存款,又快又省力,案件是结了,但两位老人的“怨恨”却可能由此越积越深。正是考虑到了案件的特殊情况,我选择了给自己添“麻烦”的做法——一次次上门,嘘寒问暖拉家常,用渗透其间的浓浓温情感化当事人,不仅结了案,对申请执行人有了交代,还意外收获了被执行人的称赞。

  “柔性执行,也能四两拨千斤!”案件归档报结的当天,工作笔记的某一页,留下了我的案后感慨。

  作者单位:浙江省江山市人民法院

  来源:人民法院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