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2017年-11月-25日 19:18:10 星期六

收藏本页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院文苑
法院文苑
赵巧儿的“索命婚姻”
时间:2017-06-13 10:18:00
七月一日,是赵家村老赵家的巧儿结婚的日子。选订这个日子为儿子完婚,老赵私下自有他的“小九九”:一来因为惠请姓钱的老先生“看期”,在送去了两只腊猪蹄、两斤老白干和两把旱烟叶之后总算敲定了这个“黄道吉日”;二来因为给三十出头的巧儿操办婚事,老赵将家中上上下下“翻箱倒柜”了一遍,也没能翻出半个铜子儿,随即“八仙桌上盖井口”,找齐三亲六戚、左邻右舍磨破了嘴皮,好容易凑足了五万块等七股八杂的缴费后,这门亲事才算正二八经地“榫对榫来缝对缝”。


  早在这之前,老赵也曾托人给儿子“牵线搭桥”,赵巧儿也曾幸运地接触过一两个对象,但结果不是因为双方“八字不合”,就是因为女方漫天要价而葬送了姻缘。各位不禁要问:赵家村除了“合八字”的习俗外,还有拿“婚姻”当“商品”从中捞取好处的怪事儿?其实,“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撇开“合八字”不说,单让老赵大为光火的是,女方动辄狮子大张口,彩礼高低不下两万。哪知老赵偏偏又是一位八匹骡子拽不回的“犟拐拐”,干脆来个“怀里揣着老玉米”,横竖不肯为女方的脸面贴金,且还忿忿地抛出一句,“天底下两只脚的青蛙没得,两只脚的女人多着哩!”差点没把女方气得翻白眼,从此武断了她跟巧儿往来的念想。


  话接开头。就在赵家操办婚事的前半个月,巧儿新处的对象花朵朵突然跑到赵家询问:“结婚用的电冰箱、电视机、影蝶机买不买?”巧儿回答:“要买。高档物件撑脸面,人生好歹就这么一回!”花朵朵接过话尾:“差一大截钱哩。”刚好被一旁的老赵听到。没等儿子张口,他疯狂地吼道:“妈的×,这哪里是要结婚呢?!分明是在索人命嘛!前天巧娃不是送去了三万块的彩礼么?”“想想当年,我和巧娃他妈结婚,也只不过是“干柴块块”(腊肉的俗称)和挂面当彩礼,不照样成了么?眼下倒好,还说买什么高档物件,都是泥腿子出身,农村需要这样的摆设么?”花朵朵一听这话,气已不打一处来,声色俱厉地回应道:“啊呀呀!这不是‘热屁股贴冷脸’,贴错地方了么?既然如此,我今天倒要把话挑明白,你爱结不结!”说完一扭头,气咻咻地跑出了这块“是非之地”。


  巧儿正要追上去拦住花朵朵,就听到父亲在背后咆哮:“狗×的,你娃长成气候了!竟然长成‘巴(方言,此处指‘关系亲密’)上媳妇忘了爹’的狠角色!好,我也把丑话丢在前头,如果你再跨前一步,我就没当养你这个杂种!”巧儿听到这话,先是愣怔了一会儿,接着甩出“你不认我算逑,我也没当有你这个耍浑的爹!”“我已经老大不小了,你体恤过儿子的感受吗?”等等狠话之后,便毅然决然地朝着花朵朵猛追上去。老赵被儿子突兀的举动气得不知所措,沉沉地坐在木凳上茫然半晌,黝黑的脸反复地抽搐着。


  很快,时间又过去了四五天,而婚期却有如闪电般逼得赵家人心烦意乱。父子俩内耗的烟云仍旧没有散去,这可急坏了巧儿他妈。人说“娃是妈的心头肉”,儿子的婚事再也耽误不得;如果听任事态无休止地发展下去,婚期一过,害了谁呢?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她抬头看见巧儿的身影出现在屋前的田坎上,前面走着一位老人。那老人就是赵家村德高望重、年轻时算盘珠子拨得哗哗响的族房大爷赵德柱(赵大爷这人,除了拥有较强的理财技能外,还养成了看古书和吸收新知识的习惯)。据后来得知,巧儿那天跟他父亲闹翻之后,他一度呆在朋友和赵大爷的家里,今天特意请出族房大爷到家中 “取撑”(方言,指“当说客”)。赵大爷出马,一人顶十人!巧儿他妈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已经按捺不住兴奋,快步地迎了上去。


  进得家门,赵大爷坐在堂屋中央。待他裹好一支旱烟,呷了几口热茶后,便责令巧儿向父亲认了错,随即对着巧儿他爹摆起道理来。赵大爷先从赵家村祖宗十八代沿袭的“风尚”与“志气”谈起,接着阐述“臭肠子”、“旧脑筋”与“新时代”的区别,后谈男人是“建设银行”,奉行的是投入,女人是“招商银行”,追求的是吸金纳银……懵得老赵如坠五里雾中。末了,赵大爷还不忘开导巧儿他爹几句:“眼下绝不是你吝惜钱财的时候!如今的情形同以前大不一样了,你没听说‘抬头嫁女、低头接媳妇’么?如果你再固执下去,巧娃子的终身大事就要栽在你手里。你会心安吗?”


  由不得你不信!几经赵大爷的劝说,巧儿他爹果真禁锢了满脑子的“不愉快”,竭尽所能地把笑意刻在了自己的脸膛。他回头对着老伴说:“将剩下的两万分去一万五送过去,余下的五千将就办酒席。”老伴笑嘻嘻地回答道:“是,我这就去分!”赵大爷一见这情景,心中满怀欣慰:“这不是很好的结果么?双方只要各让一步,互相往里走一走,‘坏事’不是变成了‘好事’么?”说完,哈哈大笑,赶紧又裹上一支旱烟,巴嗒巴嗒地抽着。腾腾的烟雾罩住了他的脸,活似一尊泥菩萨。


  六月三十日,老赵家的地坝上呈现出一派繁忙的新景象。火红的婚联贴住了门框,长条的执事名单也巴(方言,此处指“张贴”)上了墙。帮忙的乡亲们正在按照总管的吩咐认真履行各自的职责,劈柴,生火,引水,切肉,洗菜,买酒,扛桌,搬凳……一切都处在井然有序的状态中,只等七月一日好日子的到来!



来源: 中国法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