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2021年-10月-20日 09:37:59 星期三

收藏本页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   > 行政
行政
张金熊、沐川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管理(道路)一审行政判决书
时间:2021-05-26 08:38:02
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21)川1102行初29号
原告:张金熊,男,1985年1月27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乐山市沙湾区。
被告:沐川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住所地:四川省沐川县沐溪镇交通街168号。
负责人:陶然,该交通警察大队大队长。
出庭负责人:罗剑,该交通警察大队教导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汤怀龙,该交通警察大队工作人员。
原告张金熊诉被告沐川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简称沐川交警大队)罚款、暂扣许可证件、记分一案,于2021年1月7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依照法〔2013〕3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开展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试点工作的通知》和川高法〔2014〕198号《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开展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试点工作的请示>的批复》,于同日立案后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2月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张金熊,被告沐川交警大队的负责人罗剑教导员及该大队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汤怀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20年12月8日,被告作出的沐公(交)行罚决字〔2020〕5111292400264272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简称被诉行政行为)认定,原告于2020年11月6日15时30分,在(沐川县)黄海路0002公里(+)300米处,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简称《道交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第1种行为)规定,实施饮酒后驾驶机动车辆的违法行为。依据《道交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对其罚款1900元;暂扣机动车驾驶证6个月。根据《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记12分。
原告张金熊诉称:2020年11月6日,原告驾驶车牌号为川LL××××的两轮摩托车到沐川县黄丹镇钓鱼。期间驾驶摩托车去购买鱼饵返回途中,在酒厂购买白酒过程中,经品尝约(在嘴里酝酿酒的香味)0.3两白酒后才决定购买白酒5市斤。原告在驾车离开酒厂约300米左右,被交警拦下的茫然和疑惑中,嘴中的白酒顺着口水吞入喉咙里。现场交警告知原告吹一个东西,然后说其酒驾,并告知其在一单子上签字。原告签字后,交警将摩托车骑走。当日约18时左右,原告到交警队申请验血被拒绝。原告认为,1.买酒尝酒是正常行为,原告没有饮酒驾驶的主观故意;2.被告拒绝原告提出抽血检验的申请错误;3.被告作出的扣押车辆的行政强制措施错误。4.被告对原告的陈述和申辩没有答复。据此,原告起诉到法院,请求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被诉行政行为。
被告沐川交警大队辩称:其作出的被诉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原告诉称其只是“尝酒”,但作为成年人应当知道“尝酒”也是饮酒行为,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危害性;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简称《程序规定》)第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被告不采纳原告主张抽血检验乙醇含量的请求于法有据。故,请求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20年11月6日15时25分左右,被告单位交警在沐川县××镇××村村委会外的黄(丹)-海(云)路0002公里+300米处设卡检查。在对原告驾驶的车牌号为川LL××××的两轮摩托车路径该路段检查时,使用呼吸式酒精检查仪对原告是否饮酒进行检测。原告当场检测结果为乙醇含量53mg/100ml。原告在载明检测结果的酒精检测结果单上签字。该结果单载明了检测时间为当日15:25;酒精含量为53mg/100ml;检测地点如前;被测人为原告;车牌号为川LL××××;证件号为原告公民身份号;同时还载明了民警签名和警号。
同日,被告还以原告未随身携带驾驶证驾驶机动车为由,根据《道交法》第一百一十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五条的规定,作出编号:5111293000200266《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简称0266号行政强制措施),对车牌号为川LL××××的两轮摩托车实施扣留的行政强制。在该凭证的“当事人对本凭证记载内容有无异议”栏中,原告书写“无”字。
同日,被告作出的《受案登记表》载明,被告在工作中发现原告饮酒驾驶机动车辆,决定调查处理。2020年11月30日,被告经查询,《驾驶人信息查询结果单》载明,原告的准驾车型为C1D。
2020年12月8日,被告对原告进行了询问,制作了《询问笔录》。原告在笔录中陈述,其因买酒尝了一小口酒,约三四钱。并称对尝的酒没有吞下去。同日,被告对原告作出《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告知笔录》,告知拟处罚的事实、依据和处罚事项,以及原告享有陈述和申辩的权利。原告陈述和申辩理由为,其尝了点酒,血液检测应当不超过标准,并可以现场检测。同日,经被告单位负责人签字,同意对原告作出处罚。同日,被告作出被诉行政行为,并送达原告。
另查明,2020年11月20日,原告就被告对其作出的编号:5111293200032332号行政强制决定(简称2332行政强制措施)向乐山市××队申请行政复议。乐山市××队于同年12月2日作出乐公(交)复决字〔2020〕01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以该行政强制措施违反法定程序为由,撤销沐川交警大队作出的该行政强制措施决定,在一定期限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被告据此重新作出0266号行政强制措施。
认定事实有被告提交的警官证、《查获经过》、酒精检测结果单、0266号行政强制措施、视听资料、照片、《电子数据(视听资料)提取笔录》《驾驶人信息查询结果单》《受案登记表》《询问笔录》《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告知笔录》《道路交通违法行为处罚呈请审批报告书》及其签批意见,原告提交的2332行政强制措施凭证、乐公(交)复决字〔2020〕01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以及当事人的法庭陈述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根据《道交法》第五条第一款中关于“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道路交通安全管理工作”的规定,被告对其行政区域内的道路交通安全具有管理职权。
综合双方诉辩意见,本院对本案争议的焦点分别评判如下:
(一)关于被诉行政行为认定事实的证据是否确凿问题
本院认为,被告提交的《查获经过》、酒精检测结果单、视听资料、照片、《询问笔录》等证据调查取证程序合法、具有真实性,相互能够形成证据锁链,能够证明被诉行政行为认定原告饮酒驾驶机动车的事实。原告庭审中也再次认可确实事发当日驾驶机动车尝了一定量的酒的事实。故被诉行政行为认定事实的证据确凿。
对于原告提出尝酒并非饮酒的主张。本院认为,就饮酒的汉语文意来说,包括尝酒等具体的不同语言表达方式。一般来说,只要将酒(乙醇)通过口腔进入人体即称之为饮酒。因此,一般来说,无论是尝、吸、添、喝等任何方式,只要将酒(乙醇)通过口腔进入人体都应当属于饮酒。此外,在特殊情况下,通过人体其他器官如鼻等将酒(乙醇)吸入人体,在作为认定是否饮酒驾驶机动车问题上,依旧属于是饮酒的一种方式。故,对原告的该主张不予支持。
对于原告提出对其进行的呼气酒精测试不合法的主张。本院认为,根据《程序规定》第九十五条关于“对有酒后驾驶机动车嫌疑的人,应当对其进行呼气酒精测试,对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立即提取血样,检验血液酒精含量:(一)当事人对呼气酒精测试结果有异议的;(二)当事人拒绝配合呼气酒精测试的;(三)涉嫌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四)涉嫌饮酒后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的。当事人对呼气酒精测试结果无异议的,应当签字确认。事后提出异议的,不予采纳”的规定,就本案情况,只有原告对呼气酒精测试结果有异议的,才应当立即提取血样,检验血液酒精含量。但是从被告提交现场视听资料以及原告在酒精检测结果单的签名来看,原告在对其采取呼气酒精测试过程中并没有提出异议,并签字确认。虽然诉讼中,原告提出酒精检测结果单上的签名并非其所签,但在本院明确告知其可以鉴定签名是否是其所签情况下,坚持不申请鉴定。同时,被告对原告在呼气酒精测试无异议之后,又于当日约18时左右到交警队,申请验血检测予以拒绝也符合前述规章的规定。故对原告的该主张不予支持。
对于原告提出其没有饮酒驾驶机动车的故意的主张。本院认为,就如被告答辩所称,原告作为成年人应当知道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危害性,但依旧饮酒驾驶机动车,显然属于故意行为。故对原告该主张不予支持。
(二)关于被诉行政行为适用法律是否正确问题
本院认为,被告根据《道交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中关于“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处暂扣六个月机动车驾驶证,并处一千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的规定,对原告饮酒驾驶两轮摩托车,作出罚款1900元、暂扣机动车驾驶证6个月的行政处罚,适用法律正确。
同时,根据《道交法》第二十四条关于“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对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行为,除依法给予行政处罚外,实行累积记分制度。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对累积记分达到规定分值的机动车驾驶人,扣留机动车驾驶证,对其进行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教育,重新考试;考试合格的,发还其机动车驾驶证。对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在一年内无累积记分的机动车驾驶人,可以延长机动车驾驶证的审验期。具体办法由国务院公安部门规定”和《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第六十五条第二款关于“依据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的严重程度,一次记分的分值为:12分、6分、3分、2分、1分五种(附件4)”及其该规定附件4《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记分分值》第一条第二项“机动车驾驶人有下列违法行为之一,一次记12分:(二)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的规定,被告对于原告饮酒后驾驶机动车,作出记12分的行为符合规章规定。
(三)关于被诉行政行为程序是否合法问题
本院认为,被告于2020年11月6日在道路巡查中发现原告饮酒驾驶机动车,按照《程序规定》对原告进行了呼气酒精测试。之后于当日作出《受案登记表》,决定对原告涉嫌违法的行为进行调查处理,并在调查处理基础上、作出被诉行政行为之前,向原告作出了《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告知笔录》,听取了原告的陈述和申辩意见,并在乐山市××队对原告申请的2332行政强制措施作出复议决定后,及时经负责人对调查结果进行审查,于2020年12月8日作出被诉行政行为,并于同日向原告送达被诉行政行为。故,被告作出的被诉行政行为符合《程序规定》等法律规定的办理程序。
对于原告提出被告作出0266号行政强制措施上书写的“无”字不合法问题。本院认为,对于该行政强制措施上书写的“无”字,原告认可系其所书写,但认为系被欺骗所书写,因除仅有原告陈述外,没有其他证据证实系被欺骗所书写,故对其主张不予支持。
对于原告提出其陈述和申辩后,被告作出的复核结果没有对其告知问题。本院认为,参照《程序规定》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关于“违法嫌疑人有权进行陈述和申辩。对违法嫌疑人提出的新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公安机关应当进行复核”的规定,因原告陈述和申辩内容,均不是新的事实、理由,也没有提交新的证据。故被告是否另行告知复核结果,不违反前述规定。
综上事实和理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关于“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张金熊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张金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李 巨
人民陪审员  毛颖平
人民陪审员  黄美文
二〇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田 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