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2021年-04月-11日 02:53:24 星期日

收藏本页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   > 刑事
刑事
宋彬彬贪污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时间:2021-01-14 09:57:00
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20)川1102刑初322号
公诉机关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宋彬彬,女,1981年7月10日出生于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汉族,大专文化,户籍所在地该区。因涉嫌贪污罪,于2020年6月24日被乐山市市中区监察委员会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7月14日被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刑事拘留,同年7月23日被该院决定逮捕。现羁押于乐山市看守所。
辩护人李佳青,四川众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朱艺璇,四川众能律师事务所律师。
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检察院以乐市中检刑检刑诉[2020]9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宋彬彬犯贪污罪,于2020年8月1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以简易程序立案,后依法变更为普通程序并组成合议庭,于同年8月28日、11月25日两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公诉机关指派检察员淡琰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宋彬彬及辩护人李佳青、朱艺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6年2017年期间,被告人宋彬彬在协助茅桥镇连乐铁路征地拆迁过程中,利用自己担任茅桥镇原石庙村村民委员会委员、村文村、村主任的职务之便,伙同茅桥镇政府铁路办工作人员吴静(另案处理),以隐瞒截留原石庙村各经济社在连乐铁路征地拆迁中的社保安置指标,并将名额出售给不符合社保安置条件的村民,为13个不符合社保安置条件的村民办理了社保安置,所获资金73.5万元非法占有,其中宋彬彬分得6万元,吴静分得67.5万元。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和宣读了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与辩解、鉴定意见、视听资料等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宋彬彬利用职务便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帮助他人非法将公共财物73.5万元占为己有,其中自己分得6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经构成贪污罪。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诉请人民法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宋彬彬对起诉书所指控的事实和罪名均持异议,当庭陈述,直到案发才知道同案参与人吴静隐瞒了名额及将受害人缴纳的私吞。并认为自己的行为不构成贪污罪。
被告人宋彬彬的辩护人提出了以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宋彬彬的行为不构成贪污罪,其行为属于滥用职权的行为,但亦不构成滥用职权罪,故被告人宋彬彬无罪。2.假如被告人宋彬彬构成犯罪,其行为也构成了自首且具有从犯、退赃等从轻或减轻处罚情节。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宋彬彬原系茅桥镇石庙村村民委员会委员、村文书、村主任。2016年连乐铁路项目启动,涉及征收茅桥镇石庙村1、2、3、4、6、7组的土地。其后茅桥镇人民政府召开了关于连乐铁路征地拆迁项目的宣传动员会,会后石庙村两委对征地拆迁事宜进行了口头分工,其中被告人宋彬彬负责拆迁资料的收集、整理、审核、上报等工作。同年5月31日,茅桥镇石庙村各组与茅桥镇政府签订《征收土地协议书》核定石庙村农转非社保安置人员59人。其后茅桥镇政府组织测绘公司对石头庙村拟征土地进行了分户测量,2016年6月13日、16日茅桥镇政府、石庙村两委组织被征地村民召开了户代会,茅桥镇政府铁路办工作人员吴静(另案处理)根据分户测量的结果在会上宣布石庙村农转非社保安置人员名额为46人。在随后的征地安置过程中,被告人宋彬彬利用自己担任茅桥镇原石庙村村民委员会委员、村文村、村主任的职务之便,伙同吴静,以隐瞒截留石庙村各经济社在连乐铁路征地拆迁中的上述社保安置指标,并将名额出售给不符合社保安置条件的村民,为13个不符合社保安置条件的村民办理了社保安置,侵吞所获资金73.5万元,其中宋彬彬分得6万元,吴静分得67.5万元。案发后,被告人宋彬彬亲属代其退赃6万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和宣读,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以下证据证实。
1.乐山市市中区监察委员会立案决定书、留置决定书、留置通知书、解除留置决定书、解除留置通知书,证实被告人宋彬彬因本案于2020年6月24日被留置并于同年7月14日宋解除留置。
2、扣押决定书、扣押款物物文件清单、工商银行现金存款凭条,证实办案单位扣押被告人宋彬彬所获赃款6万元。
3、到案经过,证实被告人宋彬彬因本案于2020年6月24日被乐山市市中区监察委员会采取留置措施。
4、宋彬彬户籍证明、干部履历表、辞职报告,证实被告人宋彬彬的户籍及任职情况。
5、茅桥镇人民政府情况说明证实,茅桥镇在2016年开展连乐铁路茅桥段征地拆迁工作中,政府根据工作需要,多次召开连乐铁路征地拆迁工作会议,安排部署征地拆迁相关工作。在本次征地拆迁过程中,涉及征地的各村、经济社受镇政府委托,协助镇政府从事征地拆迁各项工作。
6、茅桥镇连乐铁路征地拆迁和当前工作部署会记录,证实启动连乐铁路征地拆迁的相关情况。
7、连乐铁路社保安置情况说明,证实“连乐铁路”项目分前后5批次以征地农转非社保安置形式参保,其中2016年12月茅桥镇安置206人,2017年12月茅桥镇安置24人。
8、连乐铁路征地保安置材料、征地人员选择基本养老保险安置花名册(表四),证实李素英、李某、宋某3、代某、万文惠被社保安置。
9、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茅桥镇连乐铁路征地材料,证实茅桥镇石庙村1.2.3.4.6.7组《征收土地协议书》的签定情况,这几份协议书甲方法人代表均为秦某。
10、关于连乐铁路茅桥镇征收土地协议书、情况说明,证实市中区铁路办公室核定茅桥镇在连乐铁路征地中社保安置人员数为230人。
11、连乐铁路市中区段非耕地两补费拨付签批表、连乐铁路茅桥镇非耕地两补费直发表、连乐铁路茅桥镇非耕地补偿费计算汇总表、连乐铁路茅桥镇非耕地补偿计算表,证实茅桥镇石庙村非耕地两补费为558816.34元。
12、茅桥镇石庙村连乐铁路项目社保安置材料、茅桥镇连乐铁路社保安置材料,证实石庙村社保安置人员情况。
13、茅桥镇连乐铁路征地材料,证实连乐铁路征地的合法程序其中石庙村应社保安置人员为1组1人、2组4人、3组25人、4组8人、6组6人、7组15人。
14、石庙村连乐铁路“两补”费相关记账凭证及票据、证实石庙村收入两补费的情况。
15、银行流水明细,证实被告人宋彬彬账户2016年至今的流水明细及对手信息。
16、证人汪某1(石庙村1组组长)的证言,证实连乐铁路项目石庙村1组在此次征地中被征收了几分耕地,和1至2亩的非耕地,涉及村民毛中富、毛涛、毛建刚、杨福清和罗文彬等6户人。在测量土地后,茅镇镇副镇长秦某,镇铁路办吴静、武德金、石庙村村支书王某,村主任宋某1,村文书宋彬彬等人组织上述征地涉及的村民召开了户代会。吴静在会上介绍了连乐铁路的社保安置政策,并宣布了石庙村1组土地征收面积、耕地征收面积、人均耕地面积、货币补偿标准等信息,石庙村1组人均耕地是1.11亩,被占耕地面积是接近1亩,耕地补偿标准是46400元/亩、非耕地补偿标准23200元/亩,由于1组被征用的耕地不到1亩,达不到人均耕地面积,所以没有社保安置名额,全部实行货币补偿。在实际的安置补偿过程中,石庙村1组也是没有进行社保安置的,涉及的6户村民全部按照货币补偿标准领取了补偿。石庙村原村主任宋某1是1组村民,该户在本次征地中有耕地被征用,但该户人领取了耕地补偿款,不清楚为什么被安置了。此次征地不涉及汪某1家的土地,但在2016年4月连乐铁路土地丈量工作完成之后,汪某1向吴静交了5万多元,为其不符合社保安置条件的母亲陈桂连买了一个社保安置名额。现陈桂连每月领取社保养老金1000多元。
17、证人杨某1(××村××组组长)的证言,证实2016年连乐铁路项目征占了××村××组村民潘德明、毛水贵、毛成良、徐永富等4户人的土地。但该4户人被占的耕地达到人均耕地标准,故2组没有社保安置名额,但该4户人进行了货币安置。杨某1在与茅桥镇政府签订的《征收土地协议书》时发现协议载明,2组可以安置4个人,但实际一个人都没安置,于是便向宋彬彬询问,宋彬彬称××村××组被征地的面积不够社保安置面积,所以没有社保安置名额。《连乐铁路征地农转非人员参加养老保险材料》和《连乐铁路征地农转非人员参加养老保险花名册》上的××村××组的章不是杨某1盖的。花名册上被社保安置的宋某2和范某是××村××组村民,汪某2和万某1是××村××组村民,但他们在该次征地中并没有被占地。上述4个村民按照社保安置政策是不符合条件的,至于为什么会通过2组的名义报上去,就只有宋彬彬和吴静才清楚。杨某1认为宋彬彬将2组的4个名额隐瞒了。
18、证人潘某(石庙村3组组长)证实,石庙村3组在2016年连乐铁路征地中,被征耕地16余亩,人均耕地面积0.93亩,社保安置名额18个,最终安置的也是18个。当时项目启动后,茅桥镇涉及征地村组在镇上开会,大家在会上签了《征收土地协议》,协议上载明石庙村3组被征土地30亩左右,其中耕地23亩左右,其他土地8亩左右,人均耕地面积0.93亩,社保安置名额25个。在测绘公司到组对被征收的土地进行分户测量后,石庙村3组按照镇铁路办的要求召开户代表会,镇、村领导都有人参加,镇政府人员有秦某、吴静等人,村上人员有宋某1、王某、宋彬彬以及3组村民。在会上吴静宣布了我们3组被征的耕地是16亩多,人均耕地0.93亩,社保安置名额18个。散会后,潘某向吴静询问为什么3组的安置名额从25个降到18个。吴静称征地协议上的面积是投影面积,不是实际面积,现在已经分户测量为准来计算社保安置名额,3组就只有18个。后石庙村3组将18个社保安置名额均用完了。组上的公章在项目启动前被收走了,故潘某没有在相关资料上盖过章。《连乐铁路征地农转非人员参加养老保险花名册》上记载的陈桂连、王志刚不是3组村民,3组也从来没有把这两人作为社保安置对象上报过。《连乐铁路工程征地人员安置花名册(选择基本养老保险安置)》中记载的李素英、李某、宋某3、徐素华、代某都不是3组村民,3组也从来没有把这五个人作为社保安置对象上报。
19、证人邹某(××村××组组长)的证言,证实连乐铁路项目征用了××村××组的土地,社保安置了村民,胡淑英、向志明、向正华、田永洪、田永贵、赵福英和王素云。除了上述7个人外,还有前任组长范某,以及宋某2、田某被社保安置,但该3人的土地被有被征收,不清楚如何参加安置的。在邹某担任组长期间,没有经手过村民的社保安置,只是负责过非耕地补偿费和失业保险金的发放。邹某自担负组长后,没有见过4组的公章。《征收土地协议书》上的公章及签名并不是邹容秀所盖所签。该协议书上载明的4组安置名额为8人,但实际只安置了7人。
20、证人范某(××村××组组长)的证言,证实,2016年连乐铁路项目征地占用了4组的耕地和非耕地,涉及农户十多户,人均耕地1.25亩。2016年上半年,茅桥镇铁路办的工作人员到××村××组召集涉及征地的农户召开了户代表会,其中有吴静以及村上干部王某、宋某1、宋彬彬等人参会。会上还告知了4组的人均耕地1.25亩,即每占1.25亩耕地安置1个社保名额,根据所占耕地情况,4组有8个社保安置名额。又过了十天左右,村上又通知各组的组长和村民代表到村上开会,会上告诉4组的社保安置名额又从8个变成了7个,至于为什么会从8个社保名额调成7个社保名额不清楚。后4组用这7个名额安置了向志明、胡淑英、田勇贵、赵福英、向正华、王素云、田永洪并进行了公示。《连乐铁路征地农转非人员参加养老保险花名册》范某没有见过,也没有在上面盖过章。这份花名册上面有8人参加养老保险,其中名册上的田某虽是4组村民,但该户没有占地。范某在本次征地中也没有土地被征收,其遂找到宋彬彬让其帮忙考虑一个社保指标,宋彬彬当时没表态。约十多天后,宋彬彬电话告知范某,可以购买社保参保指标,但范某认为吴静是茅桥镇铁路办的负责人,找其办理连乐铁路的社保应该更稳妥,于是范某又找到吴静,并以5.8万元价格在吴静处成功参加了社保。
21、证人张某(石庙村6组组长)证实,2016年连乐铁路征地启动,石庙村6组被征耕地11亩多,人均耕地面积1.14亩,社保安置名额是10个,最终安置的也是10个。除上述10人外,6组的李素英也参加了连乐铁路社保安置,但是不是通过6组安置的,听说是花钱买了一个社保名额。张某没有在连乐铁路相关资料上盖过组上的公章,因为组上的公章在村委会保管。不清楚《连乐铁路征地农转非人员参加养老保险花名册》怎么只有6个人,组上公示名单上是10个人,这张花名册少了6组的王志刚、秦小英、竹道全、郭世友,他们实际上也是社保安置了的。
22、证人竹道春(石庙村7组组长)证言,证实2016年连乐铁路征地启动,竹道春代表7组与政府签了一份《征收土地协议》,协议载明7组被征土地22亩左右,其中耕地17亩左右,其他土地5亩左右,人均耕地面积1.2亩,社保安置名额15个。2016年4月左右,测绘公司到组上分户测量被征土地后,7组召开了户代表会,茅桥镇铁路办主任吴静和其他工作人员,石庙村村书记宋某1、村主任王某和村文书宋彬彬以及被征地农民参会。会上吴静宣布7组被征的耕地13亩多,人均耕地约1.2亩,社保安置名额11个。对于被征耕地面积从17余亩减少到13余亩问题,吴静解释称石庙村7组与五通桥区新云村交界,多的面积是把新云村的算进去了,并告知竹道春征地面积的材料只是交地手续,并不作为社保安置的依据。之后,7组根据每户所征耕地面积进行依程序对被符合社保安置条件的村民进行了社保安置,将11个安置名额用完。7组的公章在村委会保管使用,竹道春没有使用过公章在征地相关材料上盖章。《连乐铁路征地农转非人员参加养老保险花名册》上有15个人,但是只有排在前面11名是7组的失地农民。序号12的杨某2虽是7组村民,但其不符合安置条件,不清楚为什么会出现在花名册上,序号13、14和15的秦小英、竹道全和郭世友是石庙村6组村民,不可能在7组安置。竹道春从来没有把杨某2、秦小英、竹道全和郭世友等4人作为社保安置对象上报过,在组上开会确定社保安置人员名单时也没有他们4人的姓名。该多出的4人都是不符合征地拆迁社保安置条件,只有吴静和村上的文书才清楚情况。
23、证人宋某1(原石庙村村主任、计生员)的证言证实,连乐铁路项目于2016年下半年启动,镇上开了宣传动员会对征地安置政策、和相关资料的报送进行了安排。即被征地经济社负责报送本经济社的征地相关资料至村委会审核,村委会审核后再上报至镇铁路办进一步审核,镇上审核后再进行上报到区级部门进行审核。会后,宋某1和王某、宋彬彬三人口头进行了分工,宋某1和王某负责石庙村征地拆迁工作协调工作,宋彬彬负责各项文书、资料的收集、整理、审核和上报。随后具体征地过程中,镇村均多次开了几个比较重要的会议,吴静等人参会。并对村上各组被征土地进行了测量。在测量工作完成后,各村、社及被征地农民对测量结果无异议后,石庙村根据吴静的安排上报社保安置资料。具体程序是,各经济社根据吴静告知的安置名额,比照社保安置条件,上报社保安置人员名单,并收集身份证、户口本等资料,然后统一交到村文书宋彬彬那里,由宋彬彬核实无误后,再报到吴静那里。具体的办理流程是由宋彬彬在负责。
石庙村各组的连乐铁路征地农转非人员参加养老保险材料上宋某1的签字是宋彬彬的笔迹。石庙村村委会的公章一直都是由文书宋彬彬保管。因宋某1不符合社保安置条件,故宋某1找到吴静问其能否购买一份连乐铁路征地农转非保险,吴静称可以购买需交6万元,并让宋某1把钱交给宋彬彬。随后宋某1就将6万块钱现金交给了宋彬彬。后来吴静成功帮宋某1办理了连乐铁路征地农转非保险,2017年9月,宋某1开始领取社保。所以宋某1的名字出现在安置花名册上。
在安置花名册中,涉及石庙村2社的资料中的汪某2、万某1、宋某2、范某等人在本次征地中没有被征地,且宋某2是4组的村民。涉及石庙村3组的资料中的李素英、李某、宋某3、徐素华、代某都不是3组的,其中徐素华是1组的村民,被征了2分地,她接受了货币安置,其他4人都未被征地,李素英是6组的,李某、宋某3是5组的,代某不是石庙村的。涉及4组的资料中的田某没有被征地。涉及4组资料中的杨某2被占了几厘耕地,接受了货币安置的。上述村民均不符合社保安置条件,且在公示名单上也没有他们的名字。至于这份花名册上为什么有他们的名字,只有宋彬彬、吴静他们才清楚。但现在从资料上来看,应该是占了石庙村本来应该享有的名额。当初吴静说的政策就是被征耕地达不到人均耕地面积,就不能选择社保安置。如果村委会早知道有这些名额,肯定会认真研究如何分配这些名额。现在看来吴静和宋彬彬隐瞒了石庙村的一些社保安置名额。
24、证人王某(原石庙村村支书)证言,证实连乐铁路项目涉及征收石庙村1、2、3、4、6、7组的土地85亩左右,其中耕地51亩左右,非耕地34亩左右,社保安置46人。在征地安置过程中,可以采取货币安置、社保安置和置换土地。社保安置名单是镇国土办通知村上去领的,村干部领回来发给涉及征地社保安置的组,由组长拿着名单找农户签字确认,农户签完字后再由组上签字盖章,然后汇总到村上,再由村主任签字盖章,这些做完以后,由村上统一交给镇国土办。在此次征地过程中,各经济社就按照各自的社保安置名额,根据社保安置政策向村文书宋彬彬处上报各经济社的社保安置花名册,宋彬彬收集汇总后再上报到镇上。具体的办理流程,是由宋彬彬具体负责。因为宋彬彬比较熟悉账目、社保安置这块工作,所以由宋彬彬负责征地的材料收集上报,耕地进补费账目,王某和宋某1负责连乐铁路征地的宣传、协调工作。王某的爱人李素英不符合此次社保安置条件,其遂于2016年底,以4.5万的价格,向吴静购买了一个社保安置名额。后吴静将李素英以石庙村3组的村民的名义进行了社保安置。
对连乐铁路征地农转非人员参加养老保险材料上涉及宋某1签字,不是宋某1的签名,像是宋彬彬的笔迹。涉及2社的资料中的汪某2、万某1、宋某2、范某这4人的征地情况不清楚,但是宋某2、范某是4组村民。涉及3社的资料中的李素英、李某、宋某3、徐素华这4人都不是石庙3社的,代某不是石庙村的村民。涉及4社和7社的资料中的村民应该都是本社的村民,至于是否被征地和符合安置条件不清楚。为什么不是本组的村民出示在被安置组,只有吴静和宋彬彬才清楚,因为这些资料是他们具体做的,他们隐瞒了这些名额。如果村上知道有这些名额,村委会及经济社肯定要监督这些名额的分配,不至于会出现后来的事情。需要说明的是宋彬彬负责社保安置的资料收集、整理、审核、上报这一块的工作,村委会的公章以及各经济社的公章也是宋彬彬在保管,加上这些资料上本来应该由当时的村主任宋某1签字的地方,都是宋彬彬签上去的,所以她要向村委会隐瞒这个事情是很容易的。后来到了2017年宋彬彬当上了村主任后,她就更容易隐瞒这些情况了。从现办案单位出示的资料来看,当初吴静在向各经济社宣布社保名额的时候,是故意向各经济社隐瞒了名额的,宋彬彬至少在上报这些资料的时候,也应该是知道了这些隐瞒的名额的,因为每次到各经济社宣布社保名额的时候宋彬彬都在场,且宋彬彬上报的名额与吴静宣布的名额不一致,这么明显的情况,宋彬彬肯定是清楚的,宋彬彬对这些情况也不向王某和时任村主任宋某1汇报,肯定是故意的。
25、证人秦某(原茅桥镇副镇长)证言证实,2016年连乐铁路征地拆迁项目启动后,镇上召开了连乐铁路征地拆迁的宣传动员会,镇上的领导、相关科室人员,涉及征地的各村、社三职干部和经济社社长都参加了这次宣传动员会。在这次会上,对连乐铁路的征地拆迁工作进行了宣传动员,并进行了工作布署,要求各村、社要严格按照镇政府的统一安排,推进征地拆迁工作,强调了征地拆迁的纪律和工作要求。同时还对征地拆迁的相关政策进行了宣传,主要包括拆迁赔偿等方面的内容。在在宣传动员会后,镇领导班子成员还分别带领包村领导和干部专门到各村去召开各村的征地拆迁宣传动员会,在村上召开的宣传动员会,主要目的是为了向村民宣传相关征地政策,所以在村上召开的宣传动员会主要有村两委干部、涉及征地的村民参加。后来,各村就按照镇政府的统一安排开始征地拆迁工作,包括召开各种村民会议、丈量土地等工作。在丈量土地工作结束后,镇领导又带领包村干部、村委会的三职干部到各经济社召开户代会,主要内容是宣布分户测量结果,确定各经济社的社保安置名额、货币安置情况等问题。然后各村、经济社就按照相关规定上报社保安置人员名单、资料等,按程序进行社保安置。在本次征地中,各村委会的工作职责主要是受镇政府的委托,协助做好本次征地工作,协助土地测量、协助政府完成征地拆迁的各项赔偿安置工作,包括对征地拆迁工作中的货币补偿、青苗补偿、社保安置人员名单等进行审核、确定、上报,协助相关补偿的发放工作等。各经济社的工作职责是受镇政府的委托,作为被征地方协助镇政府完成各项征地工作,对本经济社涉及的征地拆迁工作的各项基础数据进行统计上报等工作。
26、证人陈某(原石庙村文书)的证言证实,陈某2017年3月开始任石庙村文书。2018年农历春节前,因石庙村涉及征用非耕地的农户多次到茅桥镇铁路办反映还未得到非耕地补偿费,吴静在“茅桥镇工作群”的微信群要求涉及非耕地补偿费的村通知本村村民于第二天到各村村委会办公室领取非耕地补偿费。次日上午涉及非耕地补偿费的村两委干部都到了茅桥镇会议室参加由吴静主持的短会。石庙村参会的有村书记王某、纪检小组长宋某1、村主任宋彬彬和王洪,会上吴静发放了各村的非耕地补偿费的明细表,以及石庙村1、2、3组的“两补费”明细表,两表载明的发放金额为70多万。吴静在会上称非耕地补偿费会迟一点到村集体账户,因大家反映村民已经在村委会等着领钱,吴静遂称石庙村的发钱时间不变,费用由其垫付。散会后,宋彬彬到吴静处拿了一张三江农商银行储蓄卡后和王洪一起去银行取钱,因取钱有限额,取出来的钱不够发放,宋彬彬将情况告知了吴静后,大家返回村委会办公室。没过多久,吴静提了一个装钱的黑色胶口袋到村委会办公室,凑够了745260.17元的应发金额,后大家将钱进行了发放。次日,吴静通知非耕地补偿费和“两补费”已经到村集体账了,宋彬彬和陈某到茅桥镇财政所开了一张70多万的现金支票,将钱还给吴静。吴静让从中拿3万元给尹店村村书记万文洪。2018年3月吴洪做石庙村2018年第一季度的账的时,发现政府打给石庙村账户的土地两补费为558816.34元,而已经发给村民的是745260.17元,差额18万余元。发现这个问题后,王洪和宋彬彬就多次找吴静解决这个问题,3月底,宋彬彬电话称,吴静已经把差额的186443.83元拿给她了,并将该186443.83元存进了石庙村集体账户。陈某任石庙村村文书期间,其保管村委会及各经济社的公章。使用公章需经原村主任宋彬彬同意或者见她的签字。在连乐铁路征地项目期间,吴静都是以征地拆迁相关资料需要加盖公章为由,要村上把公章拿给他。但是这些情况都是宋彬彬同意后才拿出去给吴静的。
27、证人田某证实,2016年的时候,连乐铁路征用××村××组的土地,但没有征用田某户的土地。其找原石庙村村主任宋彬彬,是否可以购买社保安置名额。宋彬彬答复可以买,但需六七万元钱。后田某先后给了宋彬彬14万元,为其和爱人宋某2购买了两份社保。2017年初,宋彬彬告诉田某,社保已经办下来了,可以去查。后其受宋某2于2017年办理了退休手续,并领取退休金。
28、证人宋某2证言,证实连乐铁路占了××村××组部分土地,但没有占用宋某2户的土地,而宋某2户又想买社保,故才问宋彬彬有无多余的社保名额,想购买。具体买社保事宜,是丈夫田某在经办,宋某2只知道宋彬彬帮宋某2和田某办理社保名额为7万元一个,两人一共交了14万元给宋彬彬。2017年年初,宋彬彬告诉两人,其社保办理下来了。宋某2于2017年4月份去办理的提前退休,当年4月起领养老金。田某还没到退休年龄,故还未领取退休金。
29、证人李某证言,证实连乐铁路项目没有占李某户的土地,但在2016年8月左右,宋彬彬给其爱人宋功成打电话称,有机会可以付7万元买养老保险,问宋功成是否办理。宋功成又问宋彬彬还有无多余的名额,宋彬彬说有名额,可以买两个人的。2016年9月8日左右,宋功成拿了14万元现金,和宋彬彬一起到茅桥镇三江农商行存到了宋彬彬的卡上。过了十几天,宋彬彬给宋功成打电话,让其把身份证、户口本、社保卡原件和复印件拿给她。结果只有李某的社保办成了,宋功成的保险没有办成,具体好久办的不清楚,但李某2018年5月份去查的时候,看到从2018年1月就开始发养老金了。此外,2018年上半年,宋彬彬给过宋功成,9207元钱。因为宋功成当时已经到了退休年纪,但是还没有领养老金,这9207元应该是退休工资。
30、证人薛某证言,证实,2016年因为连乐铁路项目占了薛某户8分多耕地,因组上的社保安置标准是占耕地9分3厘多安置一个人,组上占耕地面积超过5分地就可以排序进行社保安置,按照排序薛某户可以进行一个社保安置,但该户所占耕地面积不够1个社保安置的面积,所以薛某补了4100多元钱后进行了社保安置。后其于2017年年初开始领退休金。连乐铁路项目施工中,施工的挖土机把薛某户没有被占的耕地损坏了约4分地,影响了后期耕种,薛某遂去阻工。吴静进场协调,薛某要求其帮薛某爱人万文惠解决一份社保。后吴静说称可以考虑了一份保险,但薛某户田土不够再进行一个社保安置,故要其准备5万元购买。薛某准备了5万元钱并让其子拿给吴静。到了2018年1月万文惠开始领取社保。
31、证人宋某3(宋彬彬之父)的证言,证实2016年连乐铁路征地涉及石庙村,但是不涉及5组的土地。宋某3没有资格参加连乐铁路征地社保安置,因其女宋彬彬时任石庙村村文书,对村上的征地、社保安置情况比较熟悉,遂拿了一万元钱给宋彬彬,让宋彬彬想办法为其参加社保安置。后宋彬彬告知宋某3称社保已办好。
32、证人万某1的证言,证实2016其夫汪某2去参加××村××组的村民小组会后告诉万某1,村干部宋彬彬找到汪某2问其买不买社保,并告知超龄也可以买,但需多出钱,即一份社险要7万元。万某1和汪某2就商量决定买两个人的社保,遂电话告知宋彬彬。万某1和汪某2把钱准备好后,按照宋彬彬的要求把14万元通过银行转账打到宋彬彬指定的账户,两人的社保都是成功办理了,现在均开始领养老保险金了。万某1户的土地均未被征用。
33、证人杨某2的证言,证实2016年连乐铁路征地占了杨某2家几厘地,杨某2不符合社保安置的条件。因听说可以找宋彬彬买社保,杨某2遂电话联系宋彬彬向其买社保安置名额,最开始宋彬彬答复不可以买。经杨某2多次联系后,宋彬彬称可以买,但要7万元。后杨某2支付给宋彬彬7万元现金用于购买社保安置名额。2017年上半年杨某2开始领取养老保险。
34、证人汪某2的证言,证实2016年左右,汪某2碰到宋彬彬到××村××组开展工作,汪某2询问宋彬彬可否买社保,宋彬彬称可以买,一个名额7万元。汪某2遂通过转账方式向宋彬彬购买了汪某2及其妻万某1两个社保名额。后两夫妻均开始领取养老保险金。
35、证人代某的证言,证实2017年左右,其夫万有兴说村里好多人都买了养老保险,后凑了5万元也给代某买了养老保险,具体万有兴在经办,不清楚整个过程。
36、证人万某2的证言,证实否认代某出钱购买了养老保险。
37、同案参与人吴静的供述,证实连乐铁路项目需经过××镇××村××村××村××村××吴桥村。对于铁路沿线占用了耕地和非耕地,征地政策对占用了非耕地的实行货币补偿、占用了耕地实行社保安置。吴静因为是茅桥镇国土办的负责人,故负责铁路征地拆迁和社保安置工作。市中区连乐铁路项目指挥部根据项目勘界的结果和茅桥镇汇总上报的各组人均耕地,给茅桥镇涉及征地的村组核算出的社保安置名额为230个。因为在具体的征地过程中,要对进行涉及征地的村民按户进行补偿,为了保证过程的公平公正,茅桥镇请了第三方测绘公司进行分户测量,测量的内容包括耕地、非耕地、房屋以及其他被征的设施。2016年6月,分户测量结果出来以后,发现分户测量出来的结果跟勘界的结果相比,耕地面积有所减少,非耕地面积有所增加,导致社保安置名额只需230个,就余下了25安置名额出来。按照正常程序,多出来的社保安置名额应该下给每个村的经济社(小组)自行安置,然后安置的钱交到经济社,成为集体的钱。但吴静并未将多出名额的事情告诉村组干部,而掌握在自己手中,并以每个名额收取4至6万元不等的方式,将不符合安置条件的村民,在这25个剩余安置名额里进行了非法安置,其获利133.4万元。其中村民汪某2、万某1、宋某2、李某、宋某3、田某、宋某1、杨某2等八人社保安置,是通过宋彬彬办理的,宋彬彬按每人6万元的标准共给了吴静48万元。上述资金由宋彬彬存入宋彬彬自己的三江信用社的卡里,再交给吴静的。随后该卡收吴静保管使用。至于宋彬彬实际向上述村民收了多少钱,吴静表示不清楚。
2018年春节前,因吴静答应发放石庙村村民的非耕地补偿款,但该款要第二天才拨付下来。吴静遂电话通知宋彬彬去取三江信用社银行卡里的钱来发,因卡取钱有限额,吴静又补了部分现金,凑齐了石庙村的非耕地补偿款70多万。同时尹店村也差3万非耕地补偿款,吴静让尹店村到宋彬彬处拿。第二天上面拨付的非耕地补偿款到石庙村的账上后,宋彬彬从村上的账上取了70多万元的现金出来,扣除拿给尹店村的3万元后,把剩下的钱拿给吴静。后来宋彬彬发现上面拨付的非耕地补偿款只有50多万,而宋彬彬取了70多万给吴静,导致村上的账差额约18万。宋彬彬遂打电话询问吴静怎么办?吴静又让宋彬彬在三江信用社的卡里取18万平账。故吴静拿了约21万补偿非耕地补偿款,该21万没有在其他地方报销。产生上述差额的原因是,非耕地补偿款按照征地勘界的面积来拨付,实际赔付非耕地面积是按照分户测量的结果来赔付。而分户测量的结果是非耕地面积变多,耕地面积变少,所以非耕地补偿款有差额,又因为耕地变少,社保名额也就变少,多出来的社保名额吴静已经收了钱,所以需用钱把非耕地面积的补偿款补齐。
39、被告人宋彬彬的供述,证实2016年2、3月份左右,茅桥镇政府组织召开了连乐铁路征地拆迁项目的宣传动员大会后,石庙村村两委就连乐铁路项目工作进行了口头分工,宋彬彬负责连乐铁路项目的资料收集、审核、汇总、上报,王某和宋某1负责协调工作。2016年3月左右,茅桥镇政府委托第三方测绘机构对连乐铁路项目占地进行了分户测量。后,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村四职干部、涉及征地的村民在各经济社召开了户代会,在这次会议上,吴静代表茅桥镇政府宣布了各经济社的社保安置名额具体为,石庙村1、2组没有名额、3组18个、4组7个、6组6个、7组11个,后来6组公示的安置人数变成了10个。该次户代会后,各经济社的被征面积和社保安置名额也就确定了,石庙村遂按照茅桥镇政府的统一安排,开展征地拆迁工作,主要包括青苗补偿、社保安置、非耕地补偿等工作。
吴静曾要大家在征地过程中有什么问题可以去找他,宋彬彬感觉到吴静是在暗示什么,遂问吴静社保的名额可买,吴静称有,一个社保名额收6万元,办不成退钱。宋彬彬随后将可买社保名额的情况告知了周边的亲朋好友。因其想在中间赚点钱,故向村民告知每个社保名额收取了7万元钱。随后村民宋某2、田某、汪某2、万某1、杨某2、宋功成、李某都愿意购买,并每人交了7万元给宋彬彬,其共收取了49万元。宋彬彬将这7人加上其父宋某3的资料报给吴静,并按吴静的要求在三江农商行以宋彬彬的名义办理了一张银行卡,把上述8人共48万元,存到这张卡上,并将卡交给了吴静,余下的6万元钱,宋彬彬用于了自己及家庭的日常生活开支。对于交给吴静的48万元,宋彬彬知道吴静用于自己开支的。因为这些社保安置指标是被吴静隐瞒下来了的,而且吴静在给宋彬彬所在的石庙村计算的补差费用名细里也没有这部分钱,所以吴静收取的这些钱肯定是不会交给政府或者返还给村上和经济社。2016年9月左右,宋某1找了吴静办理她自己的社保,吴静同意,并让宋桂花交6元给宋彬彬,通过宋彬彬转给吴静。后来宋某1又找了吴静要给她的亲戚徐素华办理社保安置,吴静还是让宋某1把徐素华办理社保的6万元交给宋彬彬转给吴静。
在户代会后,各经济社就在根据村民议事规则研究和分配社保安置名额的问题,并且交将拟进行社保安置的名单向村上报,宋彬彬收到这些名单后,根据吴静提供的各经济社的社保安置指标进行了审核,确认各经济社上报的社保安置名额符合社保安置条件后,就报给了吴静。2016年10月或11月左右,吴静将各经济社的社保拟安置花名册,交给各经济社,由各经济社找村民逐户签字确认后再返给吴静。然后吴静又制作了社保安置人员公示表,交宋彬彬回村公示。这份公示资料上显示石庙村只有3、4、6、7社有社保安置人员,共计安置了46人,其中,3社有18人、4社有7人、6社公示的名单是10人、7社有11人。在这期间,吴静还计算了一个关于进补和补差费用的表交给宋彬彬,其拿到表后通知了各经济社,让各经济社通知需要补差的农户把钱准备好,等候通知。
2016年12月的一天,宋彬彬按照吴静的要求,带上石庙村村委会的公章和各经济社的公章到吴静办公室。吴静拿出石庙村各经济社的社保安置材料和花名册,让宋彬彬在这些资料上签字盖章,宋彬彬发现花名册上有宋某2、田某、汪某2、万某1、杨某2等8名不符合社保安置条件的名字,宋彬询问吴静花名册上为什么没有其父宋某3和李某的名字,吴静告诉宋彬彬下一批再办。上述每个社的资料封面上都写有上报社保人数,宋彬彬看到表时,就知道吴静隐瞒了石庙村的社保安置指标,其经办的8人所占的社保安置名额是石庙村各经济社的名额。但因宋彬彬截取了几万块钱,就没有正确履行自己的职责,还是按照吴静的要求在花名册上加盖了石庙村村委会和各经济社的公章,并代宋某1签了字。上述名单并没进行公示,也没有缴纳进补费用。因为这些人没有被征地或者征的耕地很少选择了货币安置,属于不符合社保安置条件的,所以肯定不能进行公示和缴纳进补费用。如果进行公示和缴纳进补费用,这些人参加社保安置的事情就隐瞒不住了。
2017年年初,吴静告知宋彬彬,购买社保名额村民的社保办成功了。2017年下半年,吴静将石庙村3组的第二批社保安置资料共5人交给宋彬彬签字,该批名单里有宋彬彬之父宋某3和李某。该5人是以石庙村3组的名义上报的,而3组在公示时只有18个名额,且在2016年时上报了20个名额,帮该5人也属于不符合安置条件的。但宋彬彬仍在上面签了字。签完字后,吴静又让宋彬彬把石庙村村委会的公章拿给他,后宋彬彬让文书陈某将石庙村村委会的公章和石庙村3社的公章一并拿给了吴静。
在2018年春节前,因为村民的非耕地补偿费和两补费用一直没有发下来。吴静没有办法就答应他先拿钱来垫发。然后吴静安排宋彬彬从吴静持有的宋彬彬银行卡上取了30万元,吴静自己又凑了40多万元,共凑了74万余元交给石庙村对村民进行了发放。第二天镇政府把非耕地补偿费拔下来后,宋彬彬等人又从石庙村村委会的帐上取了74万元出来还给吴静。但是后来在做帐时,发现镇政府拔下来的非耕地补偿费就只有55万余元,这样就有18万余元的差额。宋彬彬遂找到吴静问他怎么回事,他也说不清楚,就自己拿钱平账,于是又让宋彬彬从银行卡上取了18万余元来存在村委会的帐上。之所以吴静愿意出这差额的钱,宋彬彬认为,吴静隐瞒了13个社保安置名额,石庙村的入户测量面积相对于区上统一测量的大面积来说,耕地面积就减少了,非耕地面积增多了。但是政府只是按统一测量的大面积来支付非耕地补偿费,所以政府支付的非耕地补偿费肯定就不足以发放入户测量的非耕地面积,吴静要想隐瞒这些指标,必须自己把这部分钱出了,否则这个事情就有可能暴露。宋彬彬还认为吴静利用职务之便隐瞒了石庙村的13个社保安置指标,宋彬彬则利用其任石庙村村委委员兼村文书、村主任的职务之便,帮助吴静实现了这13个隐瞒的社保安置指标产生了收益。宋彬彬和吴静的行为侵占了石庙村各经济社的集体资金,故应当对两人所侵占的这13个隐瞒的社保指标产生的经济收益承担相应责任。
本院认为,被告人宋彬彬利用其职务便利,无视国家法律规定,与国家工作人员吴静相互勾结,共同侵吞公共财物73.5万元,其中自己分得6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且系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成立。
对于被告人宋彬彬及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宋彬彬并不知道吴静隐瞒了社保安置名额,不构成贪污罪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宋彬彬作为石庙村文书、村主任全程参与了连乐铁路在石庙村的征地拆迁项目,并负责审核报送石庙村社保安置人员的相关资料,其在多次会议中及文书材料中知晓了石庙村社保安置名额。但其在得知在吴静处可以购买社保名额后,积极招徕不符合社保安置条件的村民购买社保收取相应钱款,并在截流6万元用于自己挥霍后,余下部分交吴静支配。其在具体实施对不符合安置条件的村民进行社保安置过程中,明知吴静出售的社保安置名额属于石庙村集体所有的多余社保名额后,其仍然利用职务便利,按照吴静的授意在安置花名册上为不符合社保安置条件的村民盖章并伪造了石庙村主任签名,从而将吴静隐瞒的13名社保安置名额做实,以此得到将出售隐瞒社保安置名额的部分钱财占为己有目的。由此可见被告人宋彬彬主观上具有协助吴静占有所隐瞒社保安置名额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将社保安置名额变现的行为,其行为属于贪污公共财产的行为。故本院对被告人宋彬彬及辩护人的上述辩解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对于被告人宋彬彬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系自首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宋彬彬在市中区纪委对其进行调查时,并没有如实的交待自己的犯罪事实,后在留置后其虽进行了如实交待,但在庭审过程中进行了翻供,称其在征地过程中并不清楚吴静出售的社保安置名额是其隐瞒而来。故对其不能认定为自首,亦不能认定为坦白。故本院对被告人宋彬彬及其辩护人的上述辩解辩护意见依法不予采纳。被告人宋彬彬在与吴静的共同犯罪中,相互配合、分工协作,本院决定对其从轻处罚。
综上,根据被告人宋彬彬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及认罪、悔罪态度,以及考虑被告人宋彬彬积极退赔自己所分得的违法的得等情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第四十四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宋彬彬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20年6月24日起至2023年12月23日止。)
二、扣押在案的被告人宋彬彬违法所得六万元予以没收,由扣押机关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章祈伦
人民陪审员  杨仪强
人民陪审员  毛颖平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黄 斗
附本案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八十二条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是贪污罪。
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国有财物的,以贪污论。
与前两款所列人员勾结,伙同贪污的,以共犯论处。
第三百八十三条对犯贪污罪的,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
(一)贪污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较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二)贪污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三)贪污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对多次贪污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贪污数额处罚。
犯第一款罪,在提起公诉前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真诚悔罪、积极退赃,避免、减少损害结果的发生,有第一项规定情形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有第二项、第三项规定情形的,可以从轻处罚。
犯第一款罪,有第三项规定情形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人民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第四十五条有期徒刑的期限,除本法第五十条、第六十九条规定外,为六个月以上十五年以下。
第四十七条有期徒刑的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第六十一条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受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
第四十四条对被调查人采取留置措施后,应当在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留置人员所在单位和家属,但有可能毁灭、伪造证据,干扰证人作证或者串供等有碍调查情形的除外。有碍调查的情形消失后,应当立即通知被留置人员所在单位和家属。
监察机关应当保障被留置人员的饮食、休息和安全,提供医疗服务。讯问被留置人员应当合理安排讯问时间和时长,讯问笔录由被讯问人阅看后签名。
被留置人员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机关后,被依法判处管制、拘役和有期徒刑的,留置一日折抵管制二日,折抵拘役、有期徒刑一日。